中共中央、中央军委、中央文革小组、全军文革小组批发《广东省军管会关于前段支左工作的教训和下一步的做法》和《湖南省军区关于贯彻广州军区首长指示的情况报告》
1967.05.14; 中发[67]151号

各大军区,各省军区,各军分区,各人民武装部,各军各师各团,直属各军种,兵种:
    (一)现将广州军区,湖南省军区报告两件发给你们,望参照执行。
    (二)凡犯了错误的必需坚决改正。如不改正,越陷越深,到头来还得改正,威信损失就太大了。及早改正,威信只会比前更高。
    (三)不要动动摇摇,游移不决。听信老婆孩子从保字号那里带来的错话,信以为真。
    (四)要受得住工人,农民,学生,战士,干部的批评,加以分析,好的接受,错的解释。解释不通,暂时搁下,将来再说。
    (五)要坚决相信绝大多数群众是好的,坏人只是极少数,不过百分之一,二,三。这样一想,就什么都通了。
          中共中央 中央军委
          中央文革小组 军委文革小组
          一九六七年五月十四日

        广东省军管会关于前段支左工作的教训和下一步的做法

中央,军委,中央文革小组:
    最近,黄永胜,刘兴元,温玉成等军管会主要领导同志,分别邀请广州市大专院校,工人等革命造反组织的代表和部队支左人员,部分武装部的同志举行了一系列座谈会,诚恳地听取了他们对部队支左工作的批评和意见。根据他们的意见,常委对前段支左工作进行了检查,研究了今后改进的办法。现简报如下:
    常委认为,部队支左以来,虽然也支持了一些真正的革命左派,取得了很大成绩,但是也存在着许多严重的缺点和错误。主要表现在:贯彻以两条路线斗争为纲,紧紧掌握斗争的大方向不够,没能正确地识别和坚定地依靠真正的革命左派。军区部队介入地方文化大革命较晚,情况不了解;介入时,正值一些革命左派在省革联夺权,市公安局反夺权,冲击军区和军管广播电台中犯了错误的时候,正值粉碎社会上一度出现的指向人民解放军的反革命逆流的时候,当时我们对造反派的错误看得过重,许多同志带着对某些革命造反派极不好的印象,以感情代替政策,以对待省革联夺权和冲击军区等"四大事件"的态度去鉴别左中右,而没有以两条路线斗争为纲,进行实事求是的调查研究,以致模糊了识别左中右的界限。例如对于一时犯了严重错误的革命左派,没有给予有力的支持和帮助,甚至不适当地取缔,解散了一些群众组织,错误地抓了一些人。反之,对于某些偏于保守的组织,则认为听话,党团员多,出身成分好,没有参与"四大事件",给予了大力支持和帮助。这就在实际上,起了压抑革命左派的作用。正如一些小将批评的:"你们对一些革命左派的支持,旗帜不鲜明,立场不坚定;对一些有保守倾向的组织,态度暧昧,脚踏两只船"。这是一针见血的批评。其次,对于所犯错误,觉悟迟,改正慢。三月底四月初,中央关于青海,安徽,内蒙问题的决定和中央军委命令颁布后,我们虽然也采取了一些改进措施,但是决心不是很大,措施不很有力,很多思想,组织工作不落实,因此,弯子转的很慢。集中地表现是:有些领导干部思想不通,患得患失,不敢勇于承担责任,修正错误。一些支左人员对上级决定不理解,埋怨对造反派"五原则让步"。因此,对偏保或保守组织感情"难舍难分",对左派组织将信将疑。而一些偏保或保守组织,对我们突然改变态度,反映强烈,甚至围攻质问,更使一些支左人员和领导干部犹豫不决,感到无所适从。
    产生以上问题,究其原因,主要是军管会领导没有认真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没有认真吃透两头,对文化革命中两条路线斗争还很不理解,领导工作很不得力。例如,没有把革命组织在斗争中所体现的大方向与某些缺点错误严格区分,混淆了主流和支流的关系;在调查研究工作中,没有认真贯彻两条路线斗争为纲,全面地历史地考察每个群众组织,特别是对大专院校武装部和区武装部的工作没做好,往往凭着他们提供的一些未经核实,倾向性很大(他们中很多人参加了一些偏保或保守组织)的片断材料作结论,下判断,轻易表示支持和反对;纠正错误时政治思想工作没有紧紧跟上,工作一度比较被动。这是一个深刻的教训。
    常委认为,以上存在的问题是严重的。能不能迅速彻底扭转,这是关系到整个支左工作成败的关键。为了吸取教训,更好地完成"三支""两军"的任务,我们决心遵照林副主席关于吃透两头的教导,认真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认真领会党的方针政策,大力突出政治,通过集训支左干部和召开师以上干部会议,邀请造反派开座谈会,邀请革命左派代表作报告等办法,认真总结前段的支左工作的经验教训,进一步统一全体人员的思想,首先统一领导干部的思想,克服保守情绪和私心杂念,彻底贯彻党的方针政策,紧紧跟上毛主席的革命路线;领导带头,政治挂帅,到群众里边去,广泛同广大群众和支左人员接触,加强调查研究,虚心向他们学习,认真听取他们的意见,同他们同呼吸,共命运;坚定地站到左派组织一边,坚定不移地支持他们;对一些犯了缺点错误的左派组织,从爱护出发,满腔热情地给予帮助;对过去取缔,解散的群众组织和抓错了的人,经过全面复查,凡是做错了的,立即坚决给以平反;对偏保的组织,积极帮助他们改正缺点错误,加强革命性,引导他们掌握斗争大方向,努力争取各革命组织在大方向一致的前提下,实现以左派为核心的大联合,实现革命的"三结合"。
    以上如有不当,请指正。
          一九六七年五月十三日

        湖南省军区关于贯彻广州军区首长指示的情况报告

中央文革小组,全军文革,广州军区:
    五月十一日晚,龙书金同志从广州打回电话,传达了军区首长对湖南问题的指示,当即召集在家党委委员,首长和部门领导会议作了传达,十二日上午进行了研究讨论。
    大家认为,军区首长对湖南问题的指示是正确的诚恳的,是对我们政治上的最大关心。深深感到我们的思想弯子转的太慢了,对上面跟的不紧,思想上右倾保守,因此对军委命令很不理解,贯彻不力,口头上拥护,行动却很迟缓,前瞻后顾,举棋不定,工作越来越被动,处于忙乱和消极应付之中。广州军区首长的指示,使我们清醒了头脑,如不悬崖勒马,必将越陷越深,甚至陷入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泥坑不能自拔。大家决心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在两条路线斗争中,大破大立,改造思想,纠正错误,总结经验,做好工作,更好地完成毛主席交给我们支持革命左派的伟大任务。
    一,从上到下统一认识,加深对两条路线斗争的理解,加强贯彻执行毛主席的革命路线的自觉性。把军区首长的指示精神,迅速贯彻到各级领导中去,用这个精神对照军委十条命令。检查前段工作,正视错误,改正错误,下定决心,作好工作。决定立即集训在基层支左的干部。与此同时,机关干部与部队干部战士,亦相应地集中五至七天时间(时间太少,应有十至十四天-----毛注),搞两条路线的正面教育。使部队提高思想,统一认识,接受锻炼,正确对待来自社会上的各种思潮的冲击。
    二,纠正错误,作好工作。对于前段支左工作中所犯的错误,在自上而下统一认识的基础上,实事求是地向全省人民作公开检讨,真诚地欢迎广大革命群众的批评,吸取教训,作好工作。同时本着有错必改的精神,认真作好对处理湘江风雷问题的善后工作,坚持高姿态,除了少数头头以外,宣布一律无罪,并立即印发公告,广为宣传张贴。对于在押人犯,坚决按照广州军区党委四月二十五日指示,继续进行清理,该放的迅速释放。对于在打击湘江风雷之后被解散的其他群众组织,坚决予以平反,决不含糊。我们坚定相信群众自己能够教育自己。
    三,坚定地支持革命左派。根据毛主席关于相信和依靠革命群众,相信和依靠革命干部,以及团结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群众和干部的教导,要从上到下统一认识,相信绝大多数群众是革命的,必须相信和依靠他们。支持对了的要坚定信心作好工作。对其他各个群众组织,继续作好调查研究,特别是对影响较大的群众组织,要去掉旧框框,重新作全面地,历史地阶级分析,明确依靠谁,团结谁,孤立谁的阶级阵线,是左派就坚决支持。对于认错门,站错队的要坚决纠正,坚定支持左派,省军区原支持和依靠的"红联",已不适应夺权需要,决定动员他们解散,对其中的各个组织,分别对待,是左派就支持。今后要重点帮助各战线各单位搞好自下而上的大联合,积极筹备各线代表会,为夺权作好准备。
    四,加强领导。已经组织的驻长部队支左领导小组是适宜的。为了加强统一领导,搞好协作,根据当前出现的某些问题,我们商量决定发个联合声明,稳定人心,警惕别有用心的人在军队之间制造矛盾。同时,省军区也本着以我为主的精神,相应地加强领导力量,充实办公室,改进作风,改进方法,切实加强支左工作的领导。
    以上如有不妥,请指示。
          一九六七年五月十二日

CCRAD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