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中央,中央军委,中央文革小组关于内蒙军区问题的通报
1967.06.15

    内蒙古军区少数领导人,在支左工作中犯了方向,路线错误。特别严重的是中央作出关于处理内蒙问题的八条决定以后,黄厚,王良太等人阳奉阴违,煽动大批不明真相的群众和战士,顽固地抗拒中央的决定,这是极其严重的政治事件,是违反党纪军纪和国法的犯罪行为。
    今年二月以来,内蒙古军区少数领导人违反了毛主席关于人民解放军应该坚决支持左派广大群众的指示,采取了上抗中央,下压群众的反动路线,支持了内蒙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乌兰夫的代理人王逸伦,王铎等人以及他们操纵的保守组织,大批逮捕了革命群众,严重打击了呼和浩特三司等革命群众组织。他们擅自把军区党委书记,副政委吴涛同志打成三反分子,停止了他的工作,还擅自逮捕了已经开始站在革命群众方面的自治区党委书记高锦明,权行垣,康修民等同志,宣布他们为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使内蒙古地区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受到了严重的挫折。
    中央为了解决内蒙问题,曾于二月至四月间,召集内蒙古军区,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和各个革命群众组织的代表到北京来汇报,听取了各方面的意见,并进行了细致的调查研究。四月十三日中央作出了<关于处理内蒙问题的决定>(即八条决定)。指出内蒙古的问题,主要由王逸伦,王铎负责。其次由内蒙古军区某些领导人负责。中央军委的负责同志对于军区少数领导人的错误,多次进行了严肃批评和耐心教育,给他们改正错误的机会。
    但是军区少数领导人,无视中央的八条决定,不仅不认真检查自己的错误,不向群众说明事实真相,反而煽动和纵容大批干部战士上街游行示威,大量印发反动传单,造成部队思想上的严重混乱。他们甚至公然反对和围斗中央军委派到内蒙军区工作的代司令员滕海清同志,散布流言蜚语,挑拨兄弟部队之间的关系,继续扩大事态。五月初,他们竟然指使和鼓动二千五百多干部战士,擅自离开战斗岗位和工作岗位,到北京闹事,制造声势,给中央施加压力,妄图迫使中央改变八条决定。
    中央,中央军委,中央文革负责同志对来京的内蒙古军区干部战士十分关切,几次接见了他们,反复地说明了情况,耐心地进行了说服教育。大多数干部战士弄清了事实真相,提高了觉悟,陆续返回了内蒙。
    但是,就在中央对受蒙蔽的群众进行教育的同时,内蒙军区少数领导人,继续操纵部分战士和群众,制造了更加严重的对抗中央的政治事件,在五月十六日中央,中央军委,中央文革小组负责同志接见的大会上,他们无理取闹,不听总理讲话,多次高呼对抗中央决定的反动口号。还当场打伤了一位拥护中央决定的内蒙同志。在五月廿日的大会上,他们反抗中央的活动愈演愈烈。他们在大会上拍桌子,跺脚,起哄,抢夺扩音器,大喊大叫,冲上主席台,将内蒙军区政治委员吴涛同志毒打致伤,还殴打了军委办公厅工作人员和会场服务人员,甚至公然在会场上宣读事先准备好的反对中央的五条反动要求,至此内蒙军区少数领导人所策划的反对毛主席,反对党中央的罪恶活动达到了令人不能容忍的程度。
    为了严肃军纪,坚决贯彻中央关于内蒙问题的决定,中央军委采取断然措施,作出了关于处理内蒙古军区问题的决定。对在这次事件中负有主要责任的军区副司令员黄厚,参谋长王良太实行隔离反省,对军区副政委刘昌,政治部副主任张德贵实行停职反省,其他在京人员集中到外地整训。同时,军委批准了内蒙古军区五月二十五日的命令。中央军委作出的决定和措施,受到内蒙古军区广大干部战士的热烈拥护和坚决支持,现在内蒙古军区机关部队已恢复正常秩序,内蒙地区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形势已经好转。
    中国人民解放军是毛主席亲手缔造的,林副主席亲自指挥的人民军队。全军指战员对毛主席无限热爱,无限信仰,无限崇拜,无限忠诚,最听毛主席的话,最坚决地贯彻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大家必须从内蒙军区的问题中吸取深刻的教训,要更高地举起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在尖锐复杂的阶级斗争中,坚定地站稳无产阶级立场。必须坚守岗位,加强战备,为更好地完成伟大领袖毛主席赋予的支左,支工,支农,军管,军训的光荣任务,为保卫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保卫国防作出新的贡献。
    现将内蒙古军区五月二十五日命令和中央五月二十六日决定(第四条内蒙可不再传达)印发到全军团以上党委。全军各级党委应将上述文件连同中央四月十三日八条决定,立即在全军指战员和工作人员中普遍深入地进行传达教育。
          中共中央
          中央军委
          中央文革小组
          一九六七年六月十五日

CCRAD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