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中央转发北京大学文化革命简报(第九号)
                   1966.06.20;中发[66]310号

    现将北京大学文化革命简报(第九号)发给你们。中央认为北大工作组处理乱斗现象的办法,是正确的,及时的。各单位如果发生这种现象,都可参照北大的办法处理。

        北京大学文化革命简报(第九号)

    今天(十八日)上午九时至十一时,全体工作队员正在开会的时候,在化学系、生物系、东语系、西语系、中文系、无线电系等单位,先后发生一些乱斗的现象。据我们初步了解的情况,斗了四十多人。在这些被斗的人当中,有重点人,也有些有问题的党团干部和教师,还有两个反动学生。斗争时,发生了在脸上抹黑、戴高帽子、罚跪、少数人被扭打的现象。当时情况比较混乱。
    事情发生后,工作组领导小组同志和各系工作组同志,立即赶赴现场,张承先同志在两个斗争地方讲了话,当即得到绝大多数群众支持。十一点以后,情况已缓和下来。
    今天发生的问题,同北大革命运动刚开始时所出现的一些问题,性质根本不同。据初步掌握的材料分析,带头给被斗人戴高帽子、动手打人的主要是坏人有意捣乱,还很有可能是有组织、有计划的阴谋活动。据房产科有个工人反映,十七日晚上,历史系有个学生(姓名待查)给校外打电话说:“明天上午工作组开会(会议是十七日晚十时左右才决定的),是个好机会。工作组不来,我们斗我们的,工作组来了我们就把他们撵出去。”同时,在斗争时出现一些可疑的现象,据工人王焕同志反映,在三十斋有七个未带校徽,来历不明的人,用电话到处联络,说已斗争过什么人了,现在正斗谁,到十点钟到校办公楼集合等话。还发现有十几个骑自行车的人,到处搜索他们想斗的人,并且把这些被斗的人拉到同一个场合,在一个所谓“斗鬼台”,几个不明身份的人在群众中煽风点火。
    从几个在乱斗中起主导作用的人物,也可以看出这一事件的本质:
    东语系二年级学生陈应复(团员,家庭出身旧职员),有流氓习气,有人称他“小阿飞”。运动中不学习,不参加讨论,到处乱窜,今天上午他是“斗鬼台”上的主角,专门把斗争对象拉上台,给被斗人脸上抹黑,戴高帽子,扭打。他自认打了八人,学生反映他打了十几个,还夸耀自己是打鬼英雄,并且耍流氓,摸妇女的乳房,打屁股。
    庶务科一赶车工人刘佳宾,国民党员,兵痞,当过国民党上尉连长,被俘后,隐蔽反革命身份,混入革命队伍,因贪污判过徒刑,后来到北大。上次社教就表现很坏,到处煽动打击党员,这次运动中打人最凶。几次打人他都带头先下手。
    无线电系六年级学生夏林翰(党员),今天在斗争一个女干部时,撕破她的裤子,摸她的乳房和阴部。另外还在人群中乱摸两个女同学的下身。散会后已由同学把他扭送到校卫队,此人过去就有严重流氓习气,在王府井曾乱摸女人,偷东西,被逮住过,正在留察期间(已宣布立即开除党籍)。
    还有个名叫修治才的人,是个被开除的北大附中学生,今天拿一个一九六○年的出入证,混入校内,到处起哄。在张承先同志讲话之后,他还在人群中高喊:“不行,我们就是要这样的斗法!”
    除了这些坏人以外,参加乱斗的还有两种人。一种是本身有问题的人,怕火烧在自己身上,趁机表现自己,假装积极,抓替死鬼,乱斗乱打。政治系二年级学生(调干生)杨文良,在围攻聂元梓等大字报时是个急先锋,今天捣乱又最厉害,很多同志讲应该说理斗争不要打人,他则大喊“要坚决地打,非打不行”。另一种人还是单纯从个人出气出发,不听工作组的劝告,不顾党的政策,不顾文化大革命的整体利益。
    针对上述情况,领导小组立即采取了以下紧急措施:
    (一)下午一时召开各系工作组长紧急会议。分析了上午的形势,指出这次事件与运动初期所出现的问题根本不同,坏人搞了我们一下,但坏人也暴露出来了。因此决定抓住这件事,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高举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大旗,教育群众,把问题交给群众讨论,辨明是非,擦亮眼睛,提高觉悟、增强革命警惕性。
    (二)以系为单位召开全体师生员工大会。揭露今天事件的阶级斗争的本质,号召大家引起警惕,严防坏人破坏,会后即分组讨论。同时还强调工作队要高举革命旗帜,坚决支持革命群众把北大文化革命进行到底。
    (三)今晚十时又召开了全体师生员工大会,由张承先同志讲话,主要表示工作组要坚定地支持真正左派的革命行动。同时,明确指出避开工作组乱打乱斗的做法是有害于革命运动的行为。并指出这种作法会被而且已被坏人利用,指出今天事件的发生本身就是一场复杂的阶级斗争。号召大家务必擦亮眼镜,不要上敌人的当。并组织全体讨论。
    (四)还作了一些具体规定:依靠革命的左派,组织起来,维护无产阶级革命的秩序,斗争人要经过工作组批准。还宣布:地、富、反、坏、右分子,只许规规矩矩,不准乱说乱动,如果乱说乱动,按现行反革命论处。
    通过以上措施,绝大多数群众热烈拥护工作组的主张,纷纷揭露并谴责了坏人的反革命阴谋活动。如工人张鼎如说:“工作组支持我们革命派,领导我们革命。但是有一小撮坏蛋却企图给工作组抹黑,把运动搞乱。我们决不答应,一定要把它顶回去。要和工作组一起,把这次文化大革命搞深搞透搞好。”化学系二年级许多学生,在讨论中揭发了几个假左派的活动情况。有些同学说:“坏人企图在文化大革命中把水搅浑,转移斗争目标。我们今天就是混战了一场,上了坏人的当。”许多系的广大师生在会上就高喊口号:“一定要听毛主席的话,听党中央的话”,“坚决按照毛主席的指示办事,坚决贯彻党的方针政策”,“在工作组的领导下,把北大的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
          一九六六年六月十八日

CCRAD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