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中央批发哈尔滨师范学院造反团北京矿业学院革命造反派红卫兵的两个材料
                   1967.01.01;中发 [67] 1号

各级党委:

    哈尔滨师范学院造反团在两条路线斗争中,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耐心争取不同意见的人,团结大多数,做法是好的。这个材料发给各地红卫兵组织和其他革命群众组织参考。此外,有一份北京矿业学院革命造反派红卫兵在联合统一问题上一些看法的材料,也发给各地红卫兵组织和其他革命群众组织参考。
          中央
          一九六七年一月一日

    文件一:

        哈尔滨师范学院造反团在两条路线斗争中是怎样争取团结多数的?

    哈尔滨师范学院造反团在两条路线斗争中,由于逐渐掌握了毛主席讲的“既要弄清思想,又要团结同志”这一正确思想,使造反团的成员开始由三百余人,发展到两千多人。而八八团(保字派)则由一千三百多人,减少到四百人。不仅力量对比发生了根本变化,更重要的是使毛泽东思想和以毛主席为代表的正确路线,在学院广大群众中占领了巩固阵地。从而在哈尔滨为左派组织树立了一个先进榜样。他们在这个工作中遇到大量的矛盾和问题,在毛泽东思想指引下,都逐个解决了。这些问题是:

         一、平反工作靠省委还是群众自己

    这个问题一提出,就有争论。造反团有八个分队,其中有七个分队同意依靠自己的斗争解决问题,有一个分队不同意。后者的理由是:过去被他们整了黑材料,搞不好,又要增加新的“罪过”。前者的理由是:依靠群众平反,是发动群众自己教育自己、自己解放自己的最好方法;平反问题,不只是为了给几个被打成“反革命”的人恢复名誉的问题,更重要的是在两条路线斗争中,能教育那些受蒙蔽的群众站到革命方面来。为了解决这个认识问题,他们专门学习了十六条中的第三条和毛主席有关群众路线的论述,使思想认识统一了。之后,他们决定把平反会和诉苦会结合起来进行。在大会上,让贫农的儿子董学章,干部子弟齐亚杰,烈士子弟寇方玉等,诉说自己遭到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的迫害和受到不明真相的八八团围攻的经过,使大家受到很深的教育。八八团去偷听的十几个人也受到了教育。政治系党总支副书记刘国臣也难过地说:“他们都是我的学生,在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影响下,我也整了他们的材料,准备打成反革命,这是非常错误的。”坚持反动路线的院党委为转移斗争目标,此时把一个只是有一点历史问题,在运动中仅给领导写了一张大字报的教师任重(不是造反团的成员)斗了,并打成“反革命”。造反团及时识破和揭穿了这一阴谋,发动群众,给任重也平了反。造反团这一正确的行动和一系列的会议,对教育内部,争取八八团,共同对付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起了重要作用。

         二、要“活材料”还是要“死材料”

    开始,他们对黑材料非常重视,为争夺这些材料与八八团进行过尖锐的斗争。后来,他们从学习毛主席著作中认识到,那些黑材料是当权派指示学生搞的,不能怨学生,要区分责任,“揪上不揪下”。他们还认识到,光要材料,不要思想,将来他们还要整理;不触及灵魂,光用硬办法,不能解决思想问题的。于是,他们提出:不要“死材料”,而要“活材料”(指抓对方的活思想)的口号。他们把这些观点宣传出去,对争取八八团产生了很好的影响。中文系四年级参加八八团的学生听了这些宣传,主动交给造反团一部分材料,造反团因势利导,对他们进行了帮助教育,把材料退还给他们,对方不要,于是就当众烧毁了。

         三、对受蒙蔽的同学是歧视他们还是教育争取他们

    在两条路线斗争中,他们组织大家学习毛主席的光辉著作:《学习和时局》。集中讨论“既要弄清思想,又要团结同志”这句话在文化大革命中如何运用。思想观点明确了,他们就冲破重重困难,向八八团作政治工作。采用的办法是:
    1、个别谈心。开始遇到许多阻力。一方面是他们自己方法生硬,不会做说服教育工作;另一方面是八八团的人不理睬他们。造反团成员南喜善找八八团的同学谈心时,先倒开水,表示欢迎,结果对方不但不谈,还把他赶了出去。后来,造反团研究改进方法,利用过去关系好、同乡等有利条件,慢慢接近,耐心说服,诚恳帮助,逐渐产生了效果。张忠直给八八团马玉歧谈话二十次,苦口婆心,做思想工作。起初,马玉歧说:“剩下我一个人也在八八团干!”后来,张忠直一次又一次讲八八团如何犯了路线错误,终于使马玉歧觉悟过来。退出八八团加入造反团。
    2、开欢迎会。凡是退出八八团的同学,造反团都召开座谈会,欢迎新战友,谈心叙怀。双方在座谈中认为,过去的隔阂,都是由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影响造成的。造反团一个成员在欢迎会上提到“老造反,新造反”这个词句,当场被造反团另一个成员提出批评。他们共同学习毛主席语录:“革命不分先后”,使造反团的人受到教育,使八八团过来的人也感到心情舒畅。
    3、帮助他们摆脱错误路线的影响。八八团的成员过来之后,他们也组织这些人学习《学习和时局》这篇著作,让其自觉划清思想界限。韩谦,张利发等退出八八团“大民主公社”后,把八八团成立以来都做了那些错事,用摆事实,讲道理的办法,互相进行自我教育。然后,他们又现身说法,去说服教育另一些八八团的成员,结果使“大民主公社”的成员全部退出八八团,加入了造反团。应该特别指出:这些同学所以能摆脱错误路线的影响,其力量的源泉,是来源于伟大的毛泽东思想,来源于党的政策的威力,来源于在大串联中受到的现实教育。八八团成员甘成富,到北京和武汉串联后,亲眼看到执行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当权派对革命派师生怎样进行迫害,对保守派师生怎样进行蒙骗,受到活生生的教育,在返回哈尔滨的途中就写好退出八八团的声明。另一个八八团的成员王岩,在大串联中体会到,自己所保卫的不是党中央和毛主席,而保卫的是院党委和院党委书记杜若牧。当他在北京接受毛主席检阅的时候,感到自己犯了错误,心里非常惭愧。回来后,他立即写了声明,以退出八八团加入造反团的实际行动,表示坚定站在毛主席这边。

         四、对待自己的缺点是开门整风还是闭门整风

    这个问题,也是运动中提出的一个重要问题。一个左派组织,因缺乏斗争经验,产生这样或那样的缺点是难免的;但是,如果不注意及时改正这些缺点,就不能保证自己永远起先导作用,更不利于争取、团结、教育那些受蒙骗的群众脱离反动路线的影响,站在革命方面来。要改正这些缺点,是开门整风?还是关门整风?开始,他们怕开门整风会被八八团利用。经过争论,统一了认识:“是革命的整不垮,不是革命的整垮活该。”他们在整风中,除本身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外,也让八八团提意见。八八团的一些人给他们提出,不讲斗争策略,方法粗卤。他们不仅虚心接受,而且作了诚恳的检查。八八团这些提意见的人受到教育,都退出八八团,加入了造反团。

         五、如何帮助被争取过来的人顶住八八团的讽刺和打击

退出八八团加入造反团的人,遇到的第一个压力就是挨骂,八八团的人骂他们是“叛徒”、“托洛茨基”、“甫志高”、“动摇分子”,见面还向他们吐唾沫。造反团的同学抓住这个活思想,立即组织他们学习“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等毛主席语录,坚定他们摆脱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影响的决心。原八八团的副大队长姜声等学习了毛主席语录以后,坚定地表示:“我们向毛泽东思想投降,向真理投降,感到无尚光荣,无比自豪。”“我们过去受到错误路线的影响,现在我们站到毛主席正确路线这边,这是斗争的胜利!”

    文件二:

        矿业学院革命造反派红卫兵在联合统一问题上的一些看法

    矿业学院革命造反派“矿院红卫兵”和“革命造反到底红卫兵”等,在红卫兵组织联合统一的问题上,感到有这样一些问题急需解决:
    (一)正确处理好各红卫兵组织之间的关系,才能逐步达到联合统一。他们认为,要处理好关系,首先要有平等待人的态度,大组织不要以大压小,小组织不要以小傲大。现在“矿院红卫兵”和“革命造反到底红卫兵”有互相指责的现象,所以虽有联合的愿望,但又互不服气,联合不起来。其次要学会商量办事,要耐心听取不同意见,要有自我批评的精神。现在他们在斗争部署,争取、教育受蒙蔽的群众等许多重要问题上,商量都是不够的,以致引起互相猜疑。有了意见后,又不摆到桌面上谈,因而隔阂有加深的倾向。目前他们准备交换意见,使这些问题逐步求得解决。
    (二)团结教育过去受蒙蔽的、犯过错误而又愿意改正的同志,组织浩浩荡荡的左派队伍。“矿院红卫兵”和“革命造反到底红卫兵”在这个问题上分歧较大,往往由于一个组织吸收了一个过去犯过错误的同志,而引起另一个组织的不满。他们认为,对待过去犯过错误的同志应该有所区别,例如,把受蒙蔽的群众和执行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少数骨干区分开;把盲目执行和自觉执行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以及幕后操纵的区分开,等等。
    (三)要真正以解放军为榜样,大兴三八作风,贯彻执行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矿院红卫兵”反映,他们的组织壮大以后,有组织纪律涣散、调动指挥不灵的现象。他们提出要反对无政府主义、自由主义,贯彻执行民主集中制。“革命造反到底红卫兵”提出,应该强调学习解放军艰苦奋斗的作风。他们反映,过去有些红卫兵组织铺张浪费,追求物质待遇,有的甚至经济不清,这些现象应该坚决克服。
          (解放军报记者)

CCRAD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