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伯达在中央工作会议上的讲话

陈伯达

1966.10.16

(一)形势大好

无产阶级革命路线取得很大胜利,资产阶级反对革命路线宣告失败。

形势大好的基本特点是:广大群众真正发动起来了。八月十八日,毛主席同林彪同志说,“这个运动规模很大,确实把群众发动起来了,对全国人民的思想革命化有很大的意义”。毛主席三次在天安门接见群众和国庆节的检阅,群众的规模之大、声势之盛,在中国、在世界,都是史无前例的。毛主席同那末多的群众见面,亲自到群众中去,同群众在一起,说明了他总是信任群众,同群众共呼吸,共命运,给全党同志树立了最光辉的榜样。同志们要晓得什么是真正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吗?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毛主席就在我们身边,我们要向他学习、学习、再学习。

两个多月以来,即从党的八届十一中全会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决定发表以来,广大群众得到了战斗的思想武器,对毛主席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思想更加了解,斗志更加昂扬,运动更深入、更广阔、更健康地发展。文化大革命把学习毛主席著作的群众运动推向了新高潮。伟大的红卫兵运动震动了整个社会,而且震动了全世界。红卫兵运动的战果辉煌。可以无愧地说,整个文化革命运动,比巴黎公社,比十月革命,比中国历次大革命的群众运动,都来得更深刻,更汹涌湃澎。这是国际上更高阶段的无产阶级革命运动。这个运动引起全世界革命人民的欢呼和支持,同时,激起全世界帝国主义者和现代修正主义者的恐惧、痛恨和忧虑,而许多庸人都为之目瞪口呆。

(二)在这样大好形势下,资产阶级反对革命的路线,会自然消失了吗?不。它并不会自然消失。毛主席在十一中全会闭幕会上就已警告我们:“决不要以为,决定上写了,所有的党委,所有的同志就会实行,总有一小部分人不愿意实行”。事实的发展,完全证明了毛主席的预见。

党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决定的十六条,纠正了前一个阶段的错误路线,即资产阶级的路线。但是,错误的路线,还可以用另外一些形式出现。无产阶级的革命路线与资产阶级的反对革命路线的斗争,还是很尖锐、很复杂的。

从我们党创立以来,就有一条正确的无产阶级路线,即以毛泽东同志为代表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路线。这是毛泽东同志在不同时期同右的和“左”的机会主义进行斗争中不断发展,不断丰富,而在遵义会议后取得全党统治地位的路线。这一条红线贯串着我们党的整个历史。但是,正如毛主席经常说的,阶级矛盾、阶级斗争、总会反映到我们党内来的。因此,“党内不同思想的对立和斗争是经常发生的。”资产阶级的思想,形形色色的非无产阶级的思想,还总是企图干扰毛主席的正确路线。

斗争一直围绕在群众的问题上。

有些人不愿意执行党的路线,无产阶级的路线,革命的路线,即毛主席的路线,因为毛主席的群众路线,是同一些同志还没有改造的资产阶级世界观,彻头彻尾地不相容的。

毛主席提出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路线,是让群众自己教育自己、自己解放自己的路线。可是,提出错误路线的代表人,他们却是反对让群众自己教育自己、自己解放自己。他们在这个触及人们灵魂的大革命中,把国民党的“训政”搬来了。他们把群众当成阿斗,把自己当成诸葛亮。这条错误路线要把无产阶级文化革命引到相反的道路,变成不是无产阶级反对资产阶级,而是资产阶级反对无产阶级。

工作组只是一种组织形式。这种组织形式,在某种运动中,如果用得适当,是可以的,有的是必要的。但是,在这次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提出错误路线的代表人,把工作组这种组织形式强加在群众头上,不过是为了便于推行那条错误路线罢了。

工作组虽然撤走了,但是,那些不赞成毛主席路线的人,仍然可以利用职权,用其他形式来代替。例如,在一些学校、机关中,有那样的人,他们完全违背党中央指示的巴黎公社原则,预先指定,暗中操纵,成立所谓“文革筹委会”、“文革小组”、“文革会”,或者是别的什么组织。甚至当各地大量的革命师生来到首都见毛主席的情况下,也有的地方组织一小批人跟着前来,宣传自己反对中央十六条的决定,企图打击那些来京的革命师生。

九月二十五日,我同中央文化革命小组一些同志接待一批各地来的学生,曾经有个建议:如果高干子女在各学校,各单位的文化大革命中占有领导岗位的话,最好让工农兵和普通干部的子女来担任。我个人认为,在有些学校,有些单位,高干子女一定要掌握领导地位,是没有好处的,对我们将来的革命事业不利,对他们自己也没有好处。当然,如果高干子女的确很好,群众的确拥护他,要选他,我也不反对。我这个建议是否恰当,还可以商量和斟酌。但是,我们调查的材料说:有的人就很快采取对付的措施了。他们说,“中央已有指示(并没有这个指示)高干子女不担任红卫兵领导,趁群众不知道,要争取主动”。于是,就用了金蝉脱壳的办法,辞去了职务,指定了他认为立场“最坚定”的人接替。

坚持反对党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路线的花样是很多的。但有些同志,对这类花样,却津津乐道。这是很错误的。

毛主席八月五日炮打司令部的大字报说:“全国第一张马列主义的大字报和人民日报评论员的评论,写得何等好呵!请同志们重读一遍这张大字报和这个评论。可是在五十多天里,从中央到地方的某些领导同志,却反其道而行之,站在反动的资产阶级立场上,实行资产阶级专政,将无产阶级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运动打下去,颠倒是非,混淆黑白,围剿革命派,压制不同意见,实行白色恐怖,自以为得意,长资产阶级的威风,灭无产阶级的志气,又何其毒也!……”。

但是,有一些人仍然顽固不化,对毛主席的批评,置之不理,还是要你搞你的,我搞我的。这不是资产阶级的本能在他们头脑中和行动中起作用,又是什么呢?

毛主席在全国解放的前夜说:“可能有这样一些共产党人,他们是不曾被拿枪的敌人征服过的,他们在这些敌人面前不愧英雄的称号,但是经不起人们用糖衣裹着的炮弹的攻击……”。历史上的阶级斗争的确是这样,原来是站在革命方面的一些人,被敌人威胁利诱,潜移默化,就站在同革命对立的方面去了。

先进的变成落后,落后的变成先进。这类情况,在我们文化大革命中,深刻地表现出来了。我们有些同志,是少数同志,以老革命自居,在解放后做官当老爷,甚至把自己的革命历史忘记得一干二净。毛主席多年来批评的“官、暮、骄、娇”,他们全有,可是,在文化大革命中,却不让群众去触动,而只是想利用毛主席和党在群众中的崇高的、无限的威信,动员一小批不明真相的群众去保他们。这次会议印出了四川南充一个妇女受到压力的材料,我建议大家,不妨仔细读一读,从那里受到教益。我就在这里引出两段话吧!

南充那位妇女对两位街道干部说:“如果这两千多学生都是搞反革命工作,那地委就有问题了,因为这些学生都是在学校受党的教育的。如果出这么多的‘反革命’。我看地委就是有问题。”

大家听着!这位普通妇女说的话何等中肯、何等尖锐、何等鲜明呀!

同一材料,又写了一位退休工人的谈话如下:“革命的地委还要我们去保,也不是国民党的地委,革命的地委为什么还害怕群众,又不是旧政府,国民党八百万军队都没有保住……”。

大家听着!这位普通工人把问题分析的多么明明白白呵。他很领会毛泽东思想。他比起我们某些干部高明得不知道多少倍。

事实是这样摆着:两条路线的斗争还在继续,而且还会经过多次的反复。

这种阶级斗争的规律,是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八月八日,中央通过了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决定,不过十二天的光景,有一个大学的什么“文革筹委会委员”就跳出来,发表了同中央决定十六条相对抗的一篇讲话,印发得很广。有人对毛主席亲自主持制定的中央决定,没有一点兴趣,但是,对那一篇同中央决定相对抗的讲话,却视为至宝,为之翻印,为之广播,忙得不亦乐乎。还有一位所谓高干子女竟然在称赞的时候,直接了当地宣称:那个讲话“特别适合我们的情况,对我们有利。”“我们高干子弟要掌权”。

高干子女有很多是好的,比较好的,在群众的大风大浪里锻炼,可能成为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接班人,也有一些是不大好的,或者很不好,甚至要走修正主义的道路。不做阶级分析,不把事物一分为二,只醉心“高干子弟要掌权”,这是完全脱离了无产阶级轨道,完全同毛泽东思想背道而驰。我们要按照毛主席提出的五条标准培养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接班人。为什么因为是高干子女,就一定要掌权?难道因为他们的血统高贵吗?

不久以前,有一位同志给我写信,尖锐地提出问题:“十六条以前是否全国凡属派了工作组的地方都犯了路线错误?十一中全会之后,各地都在对待大串连、多数少数关系等问题上,犯过这样或那样的错误,是否都要承认是继续执行了‘反动的错误路线’?”我想,这位同志提出的问题,实际上对错误路线的认识和估计问题,对待消除错误路线影响的问题。我不妨在这里就这些问题,发表一些我的看法。

第一、路线问题,要分开看:一种是提出的,一种是执行的。提出错误路线的,是错误路线的代表人,即刘少奇和邓小平,他们要负主要责任。

第二、党内路线的斗争是社会阶级斗争的反映、刘、邓的错误路线有它的社会基础,这个社会基础主要是资产阶级。错误路线在党内有一定市场,因为党内有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还有相当一批世界观没有改造或没有改造好的糊涂人。

第三、派出大量工作组去镇压革命的学生,这就是犯了路线错误。没有派多少工作组的地方,或者没有派工作组的地方,如果那里镇压革命的学生,同样是犯了路线错误。当然,其中有自觉执行的(这是少数的)或不自觉执行的(这是大量的)之分,有轻重之分,有及时改正错误或坚持错误之分。

第四、区别改正错误或坚持错误的标志,是对群众的态度,是否公开向群众承认执行了错误路线,是否给被打成“反革命”的群众认真平反,并且支持群众的革命行动。

第五、不肯彻底批判错误路线,就不可能认真执行党中央的正确路线,即毛主席的路线。

第六、因此,有些地方,有些同志,在十一中全会之后,还用各种形式,在许多问题上,继续犯路线错误。例如,对待大串连,对待所谓少数多数,对待所谓工农群众、机关干部同学在冲突等等,归根结底,他们都有挑动群众斗群众,学生斗学生的问题。

第七、压制群众,打击革命积极分子的错误路线,是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当然,这不是说,执行这一条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人,就都是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泽东思想的资产阶级右派分子。只要自己能够改正错误,回到正确立场上来,执行党的正确路线,那就不仅可能是二、三类干部,也还可能发展成为一类干部。必须说明,即使原来称为一类干部,犯了这种性质的错误,也必须承认是犯了路线错误。

第八、对一般犯路线错误的同志说来,他们的错误性质属于人民内部矛盾,而不是敌我矛盾。对这样的同志,要根据毛主席从来主张的“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方针,“达到既要弄清思想又要团结同志这样两个目的”。但是,大家都要有高度的自我警惕。无论什么人,无论过去有多大功绩,如果坚持错误路线,他们同党同群众的矛盾的性质就会起变化,就会滑到反党反社会主义的道路上去。

第九、受错误路线蒙蔽和影响群众,或者暂时被错误路线控制和影响的一些群众组织,并不担负错误路线的责任。大家不应该歧视他们,不要给他们扣什么帽子,而是要善于同他们商量问题,善于同他们交换意见,争取他们,帮助他们认识错误路线的危害,帮助他们认识那些幕后控制他们,操纵他们的人是错误的。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是一个最严峻的考验。我们每一个人都要经受这场考验。现在还在考验着我们每一个人,今后还将长期考验着我们每一个人。

(三)去掉几“怕”,放手发动群众

毛主席经常告诉我们,共产党人应该无所畏惧。党中央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决定指出:在文化大革命中,各级党的负责人,要“敢”字当头,不要“怕”字当头。

可是,有些同志,直到现在,还是“怕”字当头。有的人,甚至怕得厉害,怕得很古怪。而且,运动越开展,怕的花样就更多了。

怕字派说,群众乱来,不讲道理,不守规矩,闹得很糟。

怕字派说,群众把他们习惯的秩序打乱了,使他们的事情不好办。怕字派说,文化革命妨碍生产。一闹文化革命,生产就不好进行了,生产计划就没有保证了。

怕字派说,文化革命起来,会给反革命钻空子,右派会翻天。

怕字派说,闹文化革命的,特别是那些闹得厉害的,大多数是一些不安分的人,“野心家”、“伸手派”、“暴徒”、“野蛮人”,等等。

他们给革命师生,革命干部,加了不少罪名,不少头街。于是,他们怕见革命群众,就有理由了。

他们怕无产阶级专政下的大民主,就有理由了。

他们怕大字报上街,就有理由了。

他们怕串连,特别是怕大串连,就有理由了。

他们在群众中制造分裂,挑动群众斗群众,就有理由了。

他们怕批评和自我批评,就有理由了。

这些怕字派的同志,千怕万怕,一言以蔽之,就是:怕群众、怕革命。从好的估计来说,有些同志是想做现状维持派。但是,有那末一种人,越走越远,就只能为自己垮台造成条件。应该引起这些同志高度警惕:历史上有些人,就是从害怕群众走到镇压群众,从害怕革命走到反对革命的。我们希望,这些同志不要重踏这种复辙。

当然,有些同志原来在口头上并不反对群众运动,也不反对发动群众。但是,我们应该注意毛主席讲过叶公好龙的故事。叶公是好龙的,到处画了许多龙,一旦真正的龙出现,他就失其魂魄,五色无主。毛主席讲这个故事,已经过了四十年,难道我们还不要引以为戒吗?

德国有个著名诗人,海涅,进步的人物,是马克思的朋友。他自认是共产主义者,却极其害怕共产主义革命。他这样说过:“我承认未来时代是属于共产主义者的,我是用一种忧虑的,和非常恐怖的语调,来说这句话的,可是──唉!这决不是伪装!当真,我想到了那个时代,那个被无知 的偶像破坏者们掌握了政权的时代时,我总是惊恐欲绝。”以海涅看,一旦共产主义革命到来,一旦无产阶级掌握了政权,他所喜欢的艺术品就会被破坏,他的诗歌也会被毁灭。他说,“我预见了这一切,而我每想到了胜利的无产阶级用来威胁我诗歌的毁灭情形,我总要感到一种说不出的悲伤,我的诗歌将随着整个古老的罗曼谛克世界而沉沦了”。虽然海涅说他还是赞成共产主义的,他愿意旧世界崩溃,愿意这个纯洁沦丧,利欲嚣张,人剥削人的旧社会遭受彻底破坏,但他把无产阶级看成“无知”,他对于无产阶级革命的恐惧,就不能算是无产阶级革命家。宁可说,他对于无产阶级,对于共产主义革命,是一个无知者。他认识不到无产阶级革命,一方面将破坏旧社会剥削阶级所流传的腐败思想、腐败文化、腐败风俗、腐败习惯,另一方面还将保留历代人民所创造的文化的精华,而且必将创造出为过去一切时代都望尘莫及的极其辉煌灿烂的文化。

在座的同志们大概都不是文学家,不担心有什么诗歌集会被毁灭,可是,冒昧地说,算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吧,有些同志所担心的,或许比海涅更糟糕些。有的担心会丢掉乌纱帽,有的担心会丢掉“尊严”,……等等。为了这种担心,有些同志就同伟大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抵触起来了,就同革命群众抵触起来了,就煞费苦心,搬出各种手段,不论硬的或软的,都用来对付革命群众了。有的甚至动员一些不明真相的工人农民和机关干部,分化一时弄不清是非的学生,标榜多数群众拥护自己,标榜自己主持的机关是什么“无产阶级司令部”,谁要触动他,就要整谁,以至打成“反革命”,也在所不惜。他们说,这不过是辩论而已,不能说是围攻。

有同志提出,辩论和围攻的界限究竟是什么?什么是辩论,什么是围攻?其实,只要我们的屁股坐在革命群众一边,真正钻到群众中去,这个问题是很容易懂得的。如果站在革命群众的对立面,尽在怎样对付革命群众的问题上打主意,那么,谁也不能代替他们来回答这个问题。

对待串连问题,也是对待群众,对待革命的态度问题。

让革命学生互相串连,这是让学生自己教育自己的最好方式之一。他们在串连的革命大熔炉里,受到各种锻炼,在串连中去辨别大是大非,在串连中去熟悉社会、熟悉群众、熟悉阶级斗争、其意义是很深远的。这种串连,将使全国文化大革命的经验,得以互相交流,把全国文化大革命打成一片,同时,可以使人们识别谁是真革命,谁是真正的无产阶级革命家,谁是真正的毛主席的学生,还可以使人们识别什么是无产阶级司令部,而不是相反。串连就是学生们的最大的,最好的学校。

可以提倡串连的学生步行,让他们到全国各地去,演习长征。毛主席说,“长征是宣言书,长征是宣传队,长征是播种机。”从大连步行来京的学生,就是根据毛主席这个思想做的。这样的人就可能成为有用的人。象那种只从家门到校门,随后就到机关门,这样的人,难道就能够成为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可靠接班人吗?

有人说,全国串连妨碍生产。但活生生的事实证明:我们今年的工农业生产大好,工业以很高的速度上升,粮食棉花也比去年增产,现在中央提议,串连的学生,在自愿和可能的条件下不坐火车,汽车和轮船。一定会有很多的学生这样做。这么一来,工农业产品的交通运输,不就更好处理了吗?

大串连,红卫兵,这些都是群众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的伟大创造。大家都说要当毛主席的学生。请看看,请想想,我们伟大的导师毛主席是怎样尊重群众的首创精神吧。

大串连,这一直是毛主席极力支持的,并且主张把这种群众的革命行动大大推广。这是大家都知道的,这里不多说。

红卫兵,刚刚露苗并且还遭到摧残的时候,是谁起来支持红卫兵呢?不是别人,正是我们的伟大统帅毛主席。在八月一日,他就向清华大学附属中学红卫兵写信,说:“我向你们表示热烈的支持”。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几个月短短时间,在毛主席高瞻远瞩的支持下,一小批的红卫兵竟然在全国发展为惊天动地的广大青少年的革命队伍。一切牛鬼蛇神看到他们,就发抖起来。有些怕群众,怕革命的人,也惶惶不安,他们心里想,最好是取缔,至少也要纳群众运动于他们安排的所谓“正轨”。

红卫兵已经为无产阶级革命做了许多好事,还提出了许多好创议。对于红卫兵的创议,大家都应该重视,认真研究,把能够做的,付之实施。

各地红卫兵的战果,必须开展览会,以便充分暴露那些公开的和暗藏的牛鬼蛇神,用事实来证明革命造反有理,来教育干部、教育群众、教育后代。

有一个资本主义国家的通讯社,在观察了我们的红卫兵运动以后,曾经断论:“红卫兵到现在,约有两个月的历史,但是它已经成为七亿五千万中国人政治生活中永久性的固定组织。他们大概会影响中国人未来的政治生活与个人生活。”

这家通讯社还说:如果西方世界或是现代修正主义集团认为这种“狂热”只是“流氓行为或是短暂的热情”,这“不仅是愚蠢的,也是十分危险的”。

敌人的观察,实际上比我们一些不懂事的同志还要清楚得多。 这点值得我们同志好好地想一想。本来是我们祖国自己的事。为什么敌视我们的那些外国人,会认为是“十分危险的”呢?十分明白,现在已经不是所谓什么“锁国”的时代了。国际无产阶级的革命声气,总是相通的。我们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影响,正在波及全世界,激动各国被压迫被剥削的人民。同样,十分明白,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将使我国人民的思想更迅速、更高度地革命化。不论什么地方,什么单位,只要认真地而不是马虎地,严肃地而不是草率地,抓好文化大革命,就必然大大促进群众的生产积极性,大大促进工农业生产和科学技术的新飞跃,使我国能够在较短的时间内赶上和超过世界的先进水平,能够更有力地支持世界各国的革命斗争。

那些敌视我们的世界反动力量,感到我们的文化大革命对他们“十分危险”,道理就是这样。敌人害怕的事,我们就要努力去做。我们各地区各部门的同志,广大工农群众,广大青少年,都必须掌握党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决定,注意“决定”中关于“抓革命,促生产”的指示,一面积极参加文化大革命,一面坚守生产和建设的岗位,努力尽自己的最大革命义务。

(四)坚持毛主席提出的阶级路线,团结大多数

毛主席说,“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问题。……我们的革命要有不领错路和一定成功的把握,不可不注意团结我们的真正的朋友,以攻击我们的真正的敌人。”

毛主席说,革命“必须采取发展进步势力,争取中间势力,反对顽固势力的策略,这是不可分离的三个环节”。

毛主席说,革命政策“既不是一切联合否认斗争,又不是一切斗争否认联合,而是综合联合和斗争两方面的政策。”

这些是毛主席提出的无产阶级的政治路线和斗争策略。在各个革命时期,革命的性质和对象有变化,但是毛主席提出的这个阶级路线和斗争策略的一般原则,在各个时期都是适用的。在当前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同样适用。

党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必须坚持毛主席提出的这种阶级路线,善于发展和壮大无产阶级的革命队伍,即真正的左派队伍,没有括弧的左派队伍,同时,要争取那许多动摇不定,可东可西,可左可右的人,团结大多数,彻底孤立一小撮资产阶级右派分子,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充分揭露那些顽固抵抗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一心玩弄权术的两面派。

最近一个时期,有人企图用宗派主义代替党的阶级路线。他们把无产阶级的革命原则抛到九霄云外,完全不理会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的各种不同政治立场,也完全不理会各种派别都是带有政治性的,阶级性的,都是代表这种或那种社会思潮的。他们用血统论来代替阶级论,企图混淆阶级阵线,孤立无产阶级的革命队伍。

各地流行着一种所谓“自来红”的谬论。制造这种谬论的人,就是过去用各种手段打击,排斥工农子女的人。他们利用工农出身青少年的阶级感情,利用一部分年轻人天真提出的“老子英雄儿好汉”,来蛊惑一批学生。实际上,这是剥削阶级的反动的血统论。封建地主阶级宣扬什么“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儿打地洞”。就是这样的血统论。这是彻头彻尾反马克思列宁主义,反毛泽东思想的,是彻头彻尾的反动的历史唯心主义,同马克思列宁主义的阶级分析根本对立的。

在我们革命队伍里,毛主席和我们党从来都是特别重视人们的阶级成分,阶级出身的。同时,也反对“唯成份论”。青少年都必须在阶级斗争中长期考验自己,证明自己的世界观是属于那个阶段的,是属于资产阶级的,还是属于无产阶级的。正如毛主席说,“各种思想无不打上阶级的烙印”。人们的思想,不是先天生来的,而是社会存在的反映,是在社会阶级斗争的实践中逐步形成的,或者是反映这一个阶级,或者是反映那一个阶级。

我们的党,是无产阶级政党;我们党领导人民大众建立的国家,是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我们的目的,是要按照无产阶级的面貌改造世界。马克思主义第一次科学地揭露了阶级社会的秘密,特别是揭露了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激烈对抗的资本主义社会的秘密。毛泽东选集第一篇文章的题目,即《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这篇文章的结论是:工业无产阶级是我们革命的领导力量。我国革命胜利之后,毛泽东同志总结了国际国内无产阶级专政的历史经验,提出了关于社会主义时期还存在阶级,阶级矛盾,阶级斗争的学说,这一个学说是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具有极深远意义的新发展。毛泽东同志这一学说教育全党、教育群众,时时刻刻要保持无产阶级的高度警惕,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千万要防备修正主义者篡党、篡军、篡政的各种阴谋诡计,防备国家变色。很明白,在阶级问题上,我们一点都不含糊,都不能含糊。我们是坚定的历史唯物论者。我们的观点,同那些唯心的血统论者毫无共同之处。

马克思主义者从来认为,工人阶级按自己的社会地位说来,是最革命的,最容易接受科学社会主义,担负领导社会主义革命的使命。但是,科学社会主义的理论,不是工人运动自发产生的。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我们的毛泽东同志,都是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都是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导师。他们创立的思想,都是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的。他们总结了人类历史上创造的先进思想的成果,特别是总结了国际工人阶级斗争各个时期的全部经验,因而创立了和发展了科学社会主义,引导工人阶级不断前进。

有些工人出身的,并不一定能够代表工人阶级。因为他们接受资产阶级的影响,接受资产阶级的贿赂。比如,英国工党和各国社会民主党的一些领导人,曾经是工人,但后来却变成工贼,他们的政党成为资产阶级反对无产阶级革命的工具。现代修正主义者,在苏联和其他各国,也有一批是工人出身或者干部子女。现在有一些学生接受什么“自来红”,“自来黑”的观点,接受什么要在学生中划分“红五类”,“非红五类”或者什么“黑几类”的观点。制造这类观点的人,是要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制造混乱,蒙蔽青年。我们劝青年们不要接受这种血统论的错误观点,而要用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阶级论来武装自己的头脑。同时,那些制造和散布这种血统论的人,如果愿意回到无产阶级的革命道路上,就应该改正错误,停止散布这种谬论。

实际上,这种血统论者是否认自己需要在革命前进中不断接受改造,否认别人在群众革命运动中能够改造自己。换句话说,他们自己不愿意革命,也不准别人革命。不重视阶级成分、阶级出身、是很错误的。唯成份论,不重视政治表现,也是很错误的。这些错误观点,必须批判。

按照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看来,离开阶级分析,来看所谓多数或少数,也是完全错误的。在十月革命前夜,布尔塞维克在苏维埃中曾经是少数,而孟塞维克和社会革命党是多数,但布尔塞维克的伟大领袖列宁恰恰是代表革命的无产阶级,代表俄国人民的大多数,代表马克思主义的真理,而孟塞维克和社会革命党恰恰是代表反革命,代表一小撮的剥削阶级,他们的多数是暂时的,虚假的。

我们党的历史也同样说明了这种情况。我们伟大的导师毛主席在遵义会议以前,在党中央曾经处于少数的地位,但恰恰是代表革命的无产阶级,代表中国人民的大多数,代表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真理。那些反对毛主席路线的代表人物。虽然曾经在党中央拥有暂时的,表面上的多数,但终于一个个地失败了,被群众抛弃了。

不做阶级分析,自称处在“超然”地位,不分左中右,既不支持这边,也不支持那边,不偏不倚,公公正正。但是,形势逼人,非此即彼,总有一偏,不偏无产阶级,即偏资产阶级,不偏左派,即偏右派。所谓不偏不倚,也是表面的,虚假的。

无产阶级是历史上代表最大多数人利益的最伟大的阶级。毛主席在八月一日给清华附中红卫兵的信上指出:“我们支持你们,我们又要求你们注意争取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人们。”接着,毛主席又指出:“无产阶级不但要解放自己,而且要解放全人类。如果不能解放全人类,无产阶级自己就不能最后地得到解放。这个道理,也请同志们予以注意”。

毛主席指出的无产阶级革命派的路线,要我们注意防止宗派主义、即关门主义。他把关门主义的策略,叫做孤家寡人的策略,叫做依靠单兵独马的策略。而无产阶级的策略相反,是“要招收广大的人马,好把敌人包围而消灭之”。

我们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一定要遵循党的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决定,即十六条,坚持毛主席提出的阶级路线和斗争策略,发展左派队伍,团结大多数,孤立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一小撮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这样,我们的无产阶级文化革命队伍,就将浩浩荡荡地前进,冲破一个一个的阻碍,夺得一个一个的胜利。

“长江后浪推前浪,世上新人赶旧人。”没有疑义,在无产阶级的文化大革命中,无产阶级的新思想、新文化、新风俗、新习惯,必将取资产阶级和其他剥削阶级的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这些腐败东西而代之。用伟大的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中国人民,必将扫除一切牛鬼蛇神。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万岁!

伟大的、光荣的、正确的中国共产党万岁!

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万岁!

伟大的导师、伟大领袖、伟大统帅、伟大舵手毛主席万岁!


CCRAD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