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四清真复辟:关于党内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 当权派导演的桃园大队"四清"情况的调查

《解放军报》记者、新华社记者

1967.09.06

前言

我们伟大的领袖毛主席,在一九六三年五月亲自制定的《中共中央关于目前农村工作中若干问题的决定(草案)》(即十条),是我国农村社会主义教育运动第一个伟大的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纲领性文件。党内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公然提出和推行了一条形“左”实右的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同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相对抗。毛主席同这条反动路线进行了坚决的斗争,《农村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中目前提出的一些问题》(即二十三条),就是同这条反动路线斗争胜利的结果。

党内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为了推行他的形“左”实右的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复辟资本主义,曾经指派他的老婆、资产阶级分子王××,到河北省抚宁县卢王庄公社桃园大队搞所谓“蹲点”。

王××在桃园搞所谓“蹲点”,从一九六三年十一月底到一九六四年四月底,先后五个月。在这期间,王××前台表演,党内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幕后指挥,通过面授机宜、书信往来、电话遥控,从原则到具体,从步骤到方法,从整谁到保谁,都作了精心策划、具体部署。

出村后,王××还两次重返桃园复查。她留下的“巩固组”,又搞了两年零四个月,直到一九六六年八月底,王××在北京被赶出清华大学后,才仓惶撤走。

所谓桃园“蹲点”,是党内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推行形“左”实右的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典型,是复辟资本主义的黑试验场,是假四清,真复辟。

党内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煞费苦心炮制的所谓“桃园经验”,是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泽东思想的大毒草。这个黑经验,由王××在北京、天津吹嘘放毒之后,接着,他们又到许多省市兜售。党内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还盗用中央名义,把这个黑“经验”批发全国。这是一个有计划、有目的、有组织地篡党篡国、实行资本主义复辟的大阴谋。必须彻底揭穿,彻底批判。

让我们看看他们在桃园究竟干了些什么。

一、把社会主义农村形势说得漆黑一团

一九六三年五月,毛主席亲自制定的《中共中央关于目前农村工作中若干问题的决定(草案)》中指出:“整个农村的形势已经大大好转”,“现在,有很多地方,已经出现了农业生产的新高潮。”同时指出:“当前中国社会中出现了严重的尖锐的阶级斗争情况。”

资产阶级分子王××到桃园大队搞假四清以前,桃园大队的阶级斗争主要表现在:

一、被推翻的地富反坏分子不甘心失败,恶毒地攻击社会主义、攻击人民公社,进行反攻倒算,破坏集体生产。例如:富农分子岳××攻击人民公社不如单干好,故意赶大车压坏队里庄稼;反革命分子赵××借口工分少,暗中煽动群众罢工;富农分子郭××擅自拆卖了土改时已被没收的房屋。此外,有几个地主、富农分子长期隐瞒成份,有的还混进了干部队伍。

二、一些富裕农民在三年自然灾害困难时期,自发资本主义倾向抬头,热心于小开荒小自由,有的还羡慕单干,议论包产到户好。

三、一九六一年公社体制下放,一贯贪污盗窃、投机倒把、聚赌抽头的关景东和他的堂兄关××,回到桃园,钻进党支部委员会(关景东任支部委员、大队治保主任兼民兵连长,关××任副支部书记兼大队长),继续进行贪污盗窃等活动,并且挑拨离间,破坏党的团结,阴谋夺取党支部的领导权。

在两个阶级、两条道路的斗争中,以支部书记吴臣、副支部书记赵树椿等为核心的桃园大队党支部,团结和带领广大贫下中农和党员、干部,贯彻执行了毛主席的革命路线,保卫了无产阶级专政,坚持了社会主义道路。主要表现在:

一、大讲人民公社好,大讲艰苦奋斗、自力更生,大讲热爱国家、热爱集体。在三年困难时期,克服困难,胜利度过了灾荒,顶住了单干风,巩固和发展了集体经济。

二、发动群众,通过辩论会和斗争会,对地富反坏的破坏活动,进行了揭露和斗争。追回了富农分子反攻倒算的财产,加强了对他们的管制。

三、在党内,一九六二年七月、一九六三年五月,专门召开会议,集中地对关景东走资本主义道路的行为,进行了揭发、批判和斗争。一九六三年三月,通过选举罢免了关××的大队长职务,并在党内撤销了他的副支部书记职务。

但是,党支部还存在着一些问题:有些党员干部阶级斗争观念不够强,对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关景东斗争不力;对隐蔽较深的漏划地主富农分子,未能及早发现;有些党员干部受资产阶级思想侵蚀,存在着小量贪污、多吃多占、打人骂人等缺点和错误。

在生产方面,党支部依靠贫下中农,团结广大社员群众,奋发图强,自力更生,积极发展生产,集体经济日益巩固。

一、农业生产不断上升:粮食亩产量,一九六三年比一九五七年高级社时提高百分之二十左右,比解放初期提高一倍以上。

二、连年超额完成国家粮食征购任务:一九六一年到一九六三年共超额七万六千多斤。同时,从一九五九年到一九六一年,还超额完成国家当时规定的蔬菜交售任务,是抚宁地区完成粮食征购任务比较突出的几个大队之一。

三、大牲畜饲养好、繁殖多。一九五九年到一九六一年,繁殖三十一头马、骡、牛。到一九六一年,集体和社员养猪达到每户平均一头半。

四、公共积累相应增加。其中公积金一九六一年三千八百零九元,一九六二年六千六百八十四元,一九六三年六千三百四十二元。

随着生产的发展,社员生活不断改善。特别是三年经济困难时期,社员生活安排得比较好。

桃园大队党支部从一九五九年成立到一九六三年“四清”前,一直是抚宁地区先进的支部之一,曾获得地(市)、县、区、公社的多次表扬和奖励,出席过地(市)先进单位的代表会议。

党内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把我国社会主义农村形势看得漆黑一团,也把桃园大队形势说得漆黑一团。他在给王××的信中硬说:“桃园党支部基本上不是共产党”,“基本上是反革命两面政权”。王××也说:“桃园这个支部……不是变颜色的问题,根本它就不是红色的。”完全是一派胡说八道。

按照毛主席的教导,桃园四清应当大胆放手发动群众,依靠群众大多数,依靠干部大多数,集中力量,狠狠打击混入党内的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关景东等一小撮人,团结和教育犯有错误的干部,提高广大干部和群众的社会主义觉悟,进一步巩固无产阶级专政。而党内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和王××,却把矛头指向好的和比较好的干部,指向广大社员群众,为资本主义复辟开辟道路。

二、大搞神秘化扎根串连,疯狂反对用阶级分析方法作社会调查,疯狂反对革命的群众运动

毛主席亲自制定的《中共中央关于目前农村工作中若干问题的决定(草案)》中指出:“这次运动要有坚强的领导,要依靠贫下中农组织,要在群众中做好调查研究,要放手发动群众。”

党内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既不相信基层的党组织,更不相信广大的贫下中农和社员群众,他疯狂反对毛主席倡导的群众路线,反对用阶级分析方法进行调查研究,胡说什么“贫下中农不向我们说真话”,“用开调查会的办法在很多情况下是不行了。……调查会调查不出问题来。”还说:“工作队进村以后,要进行一些秘密工作,只有扎根串连,他们不怕了,才能讲话。”

资产阶级分子王××,一进桃园,就象到了“敌占区”一样,化名董朴,乔装打扮,捂个大口罩,包个大头巾,保卫人员暗中随从,私查暗访,鬼鬼祟祟,进行扎根串连,大搞秘密活动。有时屋里开会,屋外还放“暗哨”。谁要去见王××,还得由警卫人员通报,象进衙门一样。整个的“选根”、“审根”、“定根”、“用根”,都由她一人独断。把轰轰烈烈的社会主义教育运动搞得冷冷清清、神乎其神。贫下中农愤怒地说:“解放十多年了,还把我们桃园看成和国民党统治区一样!”

王××通过扎根串连,物色和培植了亲信,作为她进行假四清、真复辟的御用工具。现行反革命分子岳绍田,就是她入村后最先扎下的一个“主根”。岳绍田从小游手好闲,不爱劳动,招摇撞骗,流氓成性,思想反动。一九五八年因毁坏队里禾苗,在村里受到群众批判。一九六二年,私刻公章,冒充解放军某部军需科长,到哈尔滨倒卖油粮作物,被当地公安部门拘留。同年,还把偷盗的上千斤粮食,和四类分子勾结倒卖。此外,多次打骂群众,横行霸道,群众称他“万人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因写反动传单,恶毒攻击伟大领袖毛主席,被逮捕法办。这样一个坏蛋,王××竟分外喜爱,倍加栽培,“四清”中用他当打手,又一手提拔他当大队治保副主任、小队贫协副主任。

王××在“四清”中,操纵几个“根子”替她当打手。无论大会小会,都是预先布置好的少数人发言。完全是工作组专政,包办代替,运动群众,包打天下。

三、用“四清”和“四不清”的矛盾,掩盖两个阶级、两条道路的斗争

毛主席亲自制定的《中共中央关于目前农村工作中若干问题的决定(草案)》中强调指出,在社会主义这个历史阶段中,存在着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之间的阶级斗争,存在着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这两条道路的斗争。

四清运动的重点,是整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

四清运动的性质,是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矛盾。

党内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公然同毛主席的伟大指示相对抗,胡说什么:“四清运动是‘四清’和‘四不清’的矛盾。”王××到桃园也说:“我们必须用‘四清’去改造‘四不清’。”“有什么问题解决什么问题。”她还说:“我们认真研究了桃园大队的斗争形势,二十几个主要的大小队干部,他们由共同的四不清利益连结在一起。”她污蔑桃园广大干部和群众是:“大队干部搂,小队干部偷,社员就缝了两个大裤兜。”在动员干部交代问题时也说:“你是忠于四清,还是忠于四不清?”这样,就把广大干部和群众,不论问题大小、性质如何,都用“四不清”大棒加以打击。

运动一开始,他们就实行钱粮挂帅。大抓“粮、款、物、斤、元、尺”。为了追钱追粮,把干部通通赶上楼,说什么“有枣没枣打三竿,有鱼没鱼淘干了看。”群众反映:“挂点‘衔’的都得挨整”,“过了粗罗过细罗,过了大筛过小筛”。

王××一进村就说:“穷队有问题,富队问题一定更大。”又说:“这个村这么富,还不搞它个一万八千的!”后来,又提出了“双两万”(两万块钱、两万斤粮)的指标。

她还向群众许愿:“只要大家好好干,每家能分到六七十块钱,六七十斤粮。”春节前又提出:“分果实,鼓斗志,过个革命年。”

王××还搞荒谬的“估产”,主观估计每个干部的贪污数字。例如,估计一亩地种多少棵茄秧,一棵茄秧结多少茄子,总共能产多少斤,卖多少钱。这样,一个管理五亩菜地的生产队副队长,三年就被估计贪污上万元。

为了完成既定指标,王××亲自督战,给工作队员“加压”,给被斗对象“加温”。对干部:“先打外围,后打攻坚”,“大会剥皮,小会攻心”,“慢火煎鱼,车轮战术”,“敲山震虎,顺藤摸瓜”,罚站罚跪,低头变腰,“燕飞”,拘留,甚至还用手枪对干部进行威胁,大搞逼、供、信。

这样做的结果,混淆了两类矛盾,搅乱了阶级阵线,打击了广大干部和群众,把两个阶级、两条道路的斗争引上了单纯追钱追粮的邪路,把真正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包庇过了关。

四、打击一大片,把矛头指向好的和比较好的干部

毛主席亲自制定的《中共中央关于目前农村工作中若干问题的决定(草案)》中指出:“我们绝大多数的干部是好的。其中有些人犯了一些毛病,经过领导和群众的帮助,是可以改好的。应当而且可以团结这些同志共同做好工作,以利进一步地孤立敌对分子”,并强调指出:“要团结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群众,团结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干部”。

资产阶级分子王××根据党内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对干部得有压力”的黑指示,公然对抗毛主席的干部政策,把广大好的和比较好的干部都当作打击对象。她胡说:“干部的四不清是普遍存在的,大大小小的干部都有问题,不可相信。”“不论干部好坏先斗他几次再说。”

桃园大队原有大小队干部四十七人(包括“四清”前下台的在内),在“四清”中挨批斗的共四十人,占干部总数的百分之八十五。

王××在大整干部的同时,又借“群众洗澡”之名,大整社员。全大队有一百五十五人作了检查,搞得桃园大队人人自危。

这里,我们举几个例子,就可以充分说明王××在桃园搞所谓“蹲点”时,她的主要矛头是指向谁的:

(一)吴臣

资产阶级分子王××按照党内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的黑指示,把支部书记吴臣当作头号打击目标。

吴臣虽有缺点和错误,但群众公认,他是一个比较好的干部。

土改时,他是农会主要负责人之一,积极领导贫下中农坚决斗争恶霸地主,清出了地主窝藏的武器和大量浮财。土改末期,他光荣地加入中国共产党,是桃园最早入党的党员之一。合作化运动中,他表现积极。一九五四年他组织了互助组,被选为组长。当时有的组员不愿吸收劳力弱的困难户入组。吴臣便动员说:“不能把阶级兄弟甩在外边。”这户贫农入组后感动地说:“没有互助组,我的地怎么也种不好。”办初级社时,有几户富裕中农和中农要看一年再说,吴臣反复向他们宣传合作社的优越性,动员他们入社。接着,他被选为初级社主任。转高级社时,有的社员说:“人多了怕干不好。”吴臣说:“人多力量大。”以后,这些户都愉快地转了社。吴臣被选为生产队长。

在建立人民公社时,他担任筹备委员,满腔热情夜以继日地工作。公社建立后,被选为桃园大队队长。一九五九年,被选为桃园大队党支部书记。

在他担任支部书记以后的五年中,工作认真负责,关心群众疾苦。特别是在三年自然灾害、经济困难时期,他积极向社员进行政治思想工作,说明困难是暂时的,是自然灾害和苏修造成的。在最困难时,他顶住了单干风,和社员一道同甘共苦,坚持自力更生,艰苦奋斗,战胜困难,度过灾荒。吴臣起早贪黑,深入田间,对集体生产抓得紧,指挥得好,干劲十足,雷厉风行。有一年,麦收季节,因一部分劳力支援国家基本建设,队里壮年劳力很少,又遇涝灾,吴臣带领男女社员,冒着连日阴雨,昼夜奋战,终于抢收了八百亩地的小麦,并及时完成了夏种任务。在两个阶级、两条道路斗争中,他领导社员向攻击党和社会主义的地富反坏分子和自发资本主义倾向进行了斗争。他对富农分子岳××攻击人民公社、赶大车压坏地里庄稼的破坏行为,立即组织社员进行了批判和斗争;对煽动群众罢工的反革命分子赵××进行了严厉的斥责。在党内,吴臣对钻进支委会的关景东等也进行了反复的斗争。关景东想拉吴臣下水,对吴臣说:用机器轧挂面卖,赚钱多。他劝吴臣和他一起开挂面房。吴臣立即愤怒地批评关景东说:“你这是什么话!想个人发财?我不干!”使关景东的坏主意没有得逞。过不久,关景东在代社员买小猪的时候,又假公济私,为自己搞了头大猪,为了拉吴臣下水,也给吴臣搞了一头。吴臣知道后,又对关景东进行了严厉的批评,坚决拒绝收下这头猪。在这以后,吴臣多次对关景东贪污盗窃、聚赌抽头等行为作了斗争,并积极向上级党委反映。正是由于吴臣、赵树椿等革命干部、广大党员和贫下中农对关景东等一小撮的斗争和抵制,关景东等妄图篡夺桃园大队领导权的阴谋在“四清”前才没有得逞。

但是,资产阶级分子王××秉承党内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的旨意,不惜采取种种阴险毒辣的手段,对吴臣进行残酷的政治陷害。

一、篡改成份。吴臣出身贫农,从小受苦,拉过大网,扛过小活,当过木工,做过小贩。而王××却造谣说:“吴臣原来就是一个坏分子,是一个流氓”,硬把他小贩成份篡改为“流氓”成份。

二、无限上纲。吴臣在工作中存在着简单粗暴、打骂群众的缺点和错误,王××却任意上纲,歪曲错误性质,硬说吴臣是在进行“阶级报复”。社员托吴臣代买了几台缝纫机,吴臣没有多要一分钱,王××硬说这是投机倒把的活动。

副区长苏××是吴臣入党的介绍人,后来蜕化变质,王××就说苏是吴臣上面的根子。

大队现金保管赵××,“四清”后期群众揭发出来他是一个从东北逃回的漏划地主。吴臣和赵仅是工作关系,而王××却硬说,赵是吴臣的后台。

三、颠倒黑白。在工作组进村前,河北省委内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在附近普兰大队搞所谓四清试点,吴臣在开公社党委会和大队干部会时和别人议论过普兰“四清”中打击一大片干部,把生产搞糟了的一些问题。王××混淆是非,说“吴臣到处散布流言蜚语,污蔑普兰的‘四清’”,硬给吴臣扣上“千方百计抵抗四清运动”的帽子。

四、捏造罪证。王××授意她的爪牙关景东说:“你应当大胆揭发吴臣的问题,要从政治上想他的问题。”于是,关景东就捏造“吴臣在一九五一年当干部时放走了一个反革命分子”的罪状。事实是吴臣当时并没有当干部,这个反革命分子不是他放走的。关景东还四处活动,唆使别人写假证明,诬告陷害吴臣。他还指使人写匿名信造谣吴臣在桃园有五个姘头。

王××还派人跑到外地制造了一些假调查材料,诬赖“吴臣勾结过伪警察,开过大烟馆”。事实是吴臣既没有勾结过伪警察,也没有开过大烟馆,仅仅摆过小纸烟摊。

五、体罚逼供。王××工作组还硬逼吴臣承认放走过反革命,当过特务,腰里挂过“洋手铐”。王××六次专找吴臣,逼他交代所谓政治问题。吴臣说:“党的政策是实事求是,没有的事我不能瞎说。”王××说:“什么实事求是,你就是抵抗‘四清’,你就是国民党作风,你们的支部就是国民党支部,是黑支部。”吴臣义正词严地反驳说:“十多年来,我们支部党员搞互助组、合作社、人民公社都带头,征购任务年年超额完成,各项工作一直走在前头,还得到上级党委和政府多次奖励,怎能说我们是国民党支部、黑支部呢?”王××说:“你很不老实!”吴臣说:“难道承认就老实?不承认就不老实?”以后,王××工作组又组织了围斗,逼吴臣低头、弯腰,甚至还要他把头低到火炉上去烤,烤昏了再拉到屋外去冻。连压带诈,吴臣仍不屈服。王××就批评工作组说:“火力不猛,太右,加强火力再斗!”这样连续围斗了四十五天。军属陈大娘的儿子回家探亲,看了这般情景,对王××的这种做法,表示不满,他对工作组说:“你们要了解情况,这样要出偏差的。”王××听了大怒说:“这小子忘本了,觉悟太低,假如他思想扭不过来,就给他所在单位去信。”

六、置于死地。“四清”后期,在党员大会讨论大队干部候选人时,吴臣不同意王××内定她的爪牙关景东当大队长,吴臣说:“关景东问题不小,怎么能当大队长?”他提出另外一个在群众中有威信的候选人。这就大大激怒了王××。她向党内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汇报了吴臣的情况。党内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于三月二十七日和四月十一日连续两次去信,就“制服吴臣”问题,专门作了黑指示。他在信中恶狠狠地说:“吴臣一伙要复辟,以便彻底推翻四清成果。”“是一种实际上的反革命活动”,要“剥夺发言权”,“以后煽动,随时加以揭露和斗争”。王××按照这些黑指示,就宣布说:“吴臣戴着党员的帽子,在支部里要起破坏作用,就可能比任何反革命分子所起的破坏作用都要大。”又说:“要不开除他的党籍,过几年他又上去了。”“要不定成坏分子,就是给我们留下了一个定时炸弹。”于是,未经全体党员讨论,就宣布开除吴臣党籍,硬给吴臣戴上坏分子的帽子。

王××整吴臣是:先撤职,后找材料,先戴坏分子帽子,后捏造罪证。一九六四年一月十五日撤了吴臣的党内外一切职务,半个月后才制定出所谓“搞清吴臣问题工作计划”。四月十一日给吴臣戴上坏分子帽子,由于做贼心虚,过了五个月,她又再进桃园,亲自指挥工作组继续捏造罪证。

吴臣虽然不识字,在被王××打成坏分子期间,还在他十二岁小女儿的帮助下,积极学习毛主席著作,改造思想。他已能背诵几十条毛主席语录并经常应用,表现了他对伟大领袖毛主席的无限热爱。

(二)赵树椿

王××在打击陷害吴臣的同时,还残酷打击了副支部书记赵树椿。赵树椿也是比较好的干部,王××却胡说:“支部书记有问题,副支书问题也少不了。”赵树椿在“四清”中,因胆结石病,卧床不起,王××就说:“赵树椿有意对抗工作组,装病。”并捕风捉影地说:“这个人不老实,肯定有问题。”他指挥工作组对赵树椿进行残酷围斗,百般折磨,并毫无理由地给他留党察看两年处分,最后干脆开除了他的党籍。

桃园“四清”结束五个月后,党内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从一份社教简报中,看到有个叫赵树椿的,在广西倒卖手表、自行车的事。这个揭发材料本来就是假的,揭发材料上也明明写着“未经查对,仅供参考”的字样,而党内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却立即要他的老婆王××赶回桃园重新追查赵树椿的问题。王××星夜召回了原工作组的全体人员,说:“桃园还有一个大贪污犯没有搞出来。这个大贪污犯就是赵树椿。”接着就组织了专案组,逼赵交代投机倒把事实,整整搞了半个多月。从赵树椿的出身历史到社会关系反复追查,都没有发现任何疑点。后来,工作组打电话到出简报的单位查对,这才发现,是把河北省威县的一个毫不相干的人,毫不相干的事,硬拉到桃园的赵树椿头上。王××才悄悄地撤了专案组,偷偷溜回北京。

赵树椿经过他们这样残酷的陷害和打击,病情恶化,终于在一九六六年含冤死去。赵树椿临死的时候还再三嘱咐他的女儿,要永远听毛主席的话,要永远相信党,世世代代学习毛主席著作。一个热爱党、热爱毛主席的党员,就这样屈死在党内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和他老婆王××的威逼之下。

(三)袁秀英

原大队长、党支部委员袁秀英(女),由于在化名来桃园的王××面前,揭露了关景东在一九五八年向党内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假报产量,浮夸吹牛的事实,说:“关景东最能吹牛,把×××(指党内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和王××都吹来了。”这就触犯了王××,从此,便成了被打击迫害的对象,整了她两个月,最后搞掉了她的大队长职务。

(四)赵品三

原一队队长、党支部委员赵品三,在运动后期,王××要让他当支部书记。赵因不同意王××扶植她的爪牙关景东上台当大队长,不愿和关搭班子,说:“有关景东就没有我,有我就没有关景东,他干我就不干。”王××就大为恼火,先拉后打。说:“赵品三不干,不能让他白白下去,非把他搞臭不可。”党内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也给王××来信说:“赵品三坚决不当支书……是否已经是一种严重的反党活动。”于是,王××就组织专人搜集整赵品三的材料,并撤了他生产队长的职务。

五、保护一小撮,扶植坏人当政

我们伟大的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世界上一切革命斗争都是为着夺取政权,巩固政权。而反革命的拚死同革命势力斗争,也完全是为着维持他们的政权。”

党内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和资产阶级分子王××打击一大片好干部,目的就是为了保护党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扶植坏人上台当政,为他复辟资本主义准备社会基础。

他们在桃园保护的重点人物就是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关景东。

关景东出身中农,父亲是个经纪人,本人从学校出来就当干部。一九五四年带着浓厚的自发资本主义倾向混进了党内。

一九五五年任初级社主任时,因破坏春耕生产,违反政府法令私杀耕牛,受到党内警告处分。在初级社转高级社时,又违反党的政策,变卖生产资料,把两头骡子,一辆胶轮大车,卖款私分。当高级社主任时,他又利用职权,私抽入社股金。他一再破坏合作化运动的行为,遭到广大群众的反对。有人说:“关景东这样挖社会主义墙脚,是无心干社会主义的。”

一九五八年,关景东和党内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挂上了钩。这年秋天,党内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来到卢王庄高级社,大刮浮夸风。他指着地里的高粱问关景东:“多穗高粱最高每亩能产多少斤?”关景东答:“能产一万斤。”(⑵⑶)

又问:“还能不能再高些,能产一万五千斤吗?”关景东说:“尽量争取。”于是这个浮夸风的祖师爷、党内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连连点头称赞说:“那就好了。”这时,他的老婆王××立即掏出笔记本,把关景东等人的名字记了下来。不久,党内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送来了电影机和种猪、种兔等,声称作为“股金”,全家入了关所在的高级社,捞了一个“名誉社员”的头衔。

同年,人民公社建立后,关景东去北京向党内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汇报建社情况,成了他家的座上客。党内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向关景东大讲黑话,疯狂攻击人民公社。他说:“人民公社是不是建得太匆忙了?”“太匆忙是要跌跤的。没有群众基础,早晚也要垮台。”“办事不要凭脑子一热就办。”这些黑话,充分暴露了党内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就是反对人民公社的罪魁祸首。

关景东从党内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那里领受黑指示回来之后,反动气焰格外嚣张,恶毒攻击人民公社。他胡说什么:“公社不如合作社,合作社不如互助组。”又说:“我家单干的时候,粮食有的是,愿意卖多少就卖多少,钱没有憋住过。”他还说:“队越小越好,人多心不齐,地多不长粮,人多出懒蛋。”

一九五九年到“四清”以前,关景东先后窃踞了卢王庄公社一分支(相当于大队支部)副书记、公社采购员、桃园大队民兵连长、治保主任等职。在这期间,他常常打着党内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的招牌,利用职权,大干坏事:

1、贪污盗窃。关景东的贪污盗窃不仅是大队干部中数量最大的,而且情节极其恶劣。在高级社当副主任时,他多次偷油偷面,有一次偷油之后,为了洗刷罪责,竟限令治保副股长五天破案。在当民兵连长时,和大队长、副支书关××勾结,大偷玉米。还和反革命分子岳绍田跑到邻队去偷棉花。在任公社采购员期间,偷公社的铜线一百多斤,被抓住后,停职反省了十八天。在三年经济困难时期,利用职权明抢暗偷,派大车往家里拉粮拉菜,生产队里照顾孕妇、病人的细粮他也拿走,甚至幼儿园小孩田间拣回的小麦也要去吃了。他还以极低的代价,强行霸占已归生产队集体所有的地主房屋两间半。

2、投机倒把。一九六○年,关景东勾结大贪污犯祖××,盗用公社名义,骗取唐山铁路工务段支援公社木材,高价变卖分赃。一九六一年,队里买小猪给社员养猪积肥,他乘机从中倒卖牟利。同年,又借卖大队薯秧的机会,进行投机倒把,获暴利五百多元。

3、聚赌抽头。关景东从一九五三年起就聚赌抽头。他赌的次数最多,款数最大。仅一九六一年、一九六二年就赌博二百余次,抽头达数百元。一九五七年任高级社副主任时,他还利用职权,设赌抓赌,把自己输掉的钱捞回来。当上级警告他时,他说:“我不耍钱不行,宁可不要党籍也要耍钱。”

4、横行霸道,欺压贫下中农。关景东依仗权势,打骂群众多人。有一次他竟和他的堂兄关××一起组织几个四类分子毒打贫农王兆荣,打得王身上青一块紫一块,血肉模糊。

5、拉拢腐蚀干部,阴谋篡夺支部领导权。关景东对上吹拍逢迎,送礼行贿,对下腐蚀拉拢。为了巴结上边的一个干部,他多次请吃请喝,还送去花生、豆子、猪肉等。他钻进桃园支部以后,经常拉拢几个干部,从大队拿油拿面,大吃大喝。他身为治保主任,对四类分子竟然三年不开一次训话会。支部书记吴臣埋头苦干,他反而攻击吴臣“揽权过多”。在支部内,他两面三刀,挑拨离间,拉一批人,打一批人,千方百计要把吴臣整下台。他曾对人说:“不把吴臣整下台,我不姓关。”

对关景东这样一个坏家伙,党内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和他的老婆王××,却是不遗余力地保他过关,扶他上台。

王××到桃园不久,在一个戒备森严的小屋里,取下了头巾和大口罩,和关景东见面。关景东说:“我犯了错误,对不起×××(指党内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王××说:“你不要怕,你过去的情况,我都知道,我很信任你,我保你下楼,从轻处理。”

为保关景东过关上台当政,王××大耍反革命两面手法:

定调子。广大贫下中农说:“关景东是桃园的害人虫,他的问题最大。”王××却说:“看问题不能那么看,问题大的还是吴臣。”有些人向工作组检举了关景东的一些严重问题,王××不仅不让追,不让斗,还叫工作组向广大群众保密。

出点子。王××对关景东说:“你交代的问题能不能站住脚?你准备准备,我要派对你有意见的人去调查,让他们自己打自己的嘴巴。”关景东领会了她的意思,赶忙同合伙搞投机倒把的人订了攻守同盟。

搭梯子。群众刚刚开始揭发关景东的问题,王××就急急忙忙叫关景东带头在公社三级干部会上检查,帮他下楼过关。王××亲自替他修改检讨稿。

拉上台。选举干部开始,王××提出要安排关景东当大队长,遭到了广大干部和贫下中农的激烈反对。她就抬出党内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来说:“这个问题,我给××去过信。××说,‘还是关景东当大队长’。”接着召开了三次党支部大会,强令党员保证关景东当选。

关景东当上大队长以后,又经王××批准,把因犯了严重错误,在“四清”前夕已被撤职的他的堂兄关××,重新拉上台,当上了大队治保主任。又把民愤极大的岳绍田,提拔为大队治保副主任。从此,关景东等一小撮在王××工作组的支撑之下,把持了桃园的党政大权,对贫下中农实行资产阶级专政。

六、大搞独立王国,实行资产阶级专政

一、打着资产阶级司令部的黑旗,散布修正主义毒素

王××在桃园,不放过一切机会大肆吹捧党内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无论大会小会,她开口就是“××指示”,“××派我来的”,“××对大家很关心”,“××给你们撑腰”。对于王××这种无耻吹捧,社员们非常愤怒,他们说:“王××来桃园搞四清,张口闭口总是×××(指党内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就是不提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

王××在整个“蹲点”过程中,从来不组织社员学习毛主席著作,却到处贩卖《修养》黑货。她经常散布党内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吃小亏,占大便宜”的资产阶级人生哲学。她动员干部退赔时说:“退赔了几个钱,经济上吃点小亏,取得了群众的拥护和信任,还选你当干部,到头来占个大便宜。”

王××厚颜无耻地到处吹嘘她同社员“同吃、同住、同劳动”,其实她的所谓“三同”,完全是骗人的鬼话。她东挑西拣,选了一栋清洁僻静的厢房作宿舍,专派了公安处长等四个人给她保驾。她在社员家吃饭,“蜻蜓点水”,应付两口,回到宿舍,大吃鸡蛋、花生、高级点心。装装样子“劳动”一下,也要跟上一个照相的,这里摸摸,那里转转,照完相就走。并把这些假“三同”的相片大量散发给社员。在大队、公社以及县领导机关的办公室,也挂起了王××的照片。凡是她装模作样“劳动”过一下的地方,以及她住过的地方都分别竖起了纪念牌。招徕了国内外近万人的参观,为党内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和她自己树碑立传,捞取政治资本。

二、对外严密封锁,对内加强控制

王××唯恐她搞的假四清、真复辟阴谋败露,离开桃园以后,专门搞了个“巩固组”,为她看“点”,把持桃园党政大权。“巩固组”设有专线电话,直通北京,接受党内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和王××的遥控指挥。

王××特别关照“巩固组”和她的亲信说:“桃园是‘中央’的点,是××的点”,“我和××是支持你们的,是给你们撑腰的。”“桃园的四清经验传出去了,我怕的就是你们顶不住。”“今后不论哪级干部来,他们要是不信任桃园‘群众’,就把他顶回去!”

在王××一手遮天的反动统治下,对桃园的事情,别人只能说好,不能说坏。县、区很多干部都不敢过问。在布置工作的时候,往往要加上一句话:“桃园可根据本村情况自行安排。”

吴臣问题始终是王××的一块心病。“巩固组”的一个重要任务,就是镇压吴臣不准翻案。每次评审四类分子,都把吴臣作为重点,并布置四类分子对他严密监视。一九六四年秋天,王××专门找原桃园“四清”工作组长说:“今后时间长了,坏分子可能翻案,这个问题你可得注意,要是忘记,桃园出了问题,我那报告已经出去了,就会出问题的。”又说:“千万不能让他们翻案呀!”

地、县监委派人到桃园核实吴臣的问题,王××知道后勃然大怒说:“这些人吃了喝了不干事,就是给四不清翻案!”县监委的干部,竟因此被迫作了多次检讨。

党内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还亲自出马,就“四清”复查问题,对中央监委说:“监委审批只有同意,不许翻案,有的可以加重,不许减轻。这样做,有的人可能冤枉些,如果冤枉就再让他冤枉一两年再说。”

三、培植亲信爪牙,竭力巩固资产阶级反动统治

关景东等一小撮坏人,在王××扶植上台以后,遭到社员们强烈反对。

王××明知她的爪牙关景东很不得人心,便格外嘱咐他说:“今后你要把一帮人团结住。”

“四清”后,有的根本不够党员条件的“根子”,很快发展入党。由王××一手扶植起来的大队贫协主席,本来在群众中没有威信,但在王××的一再指令下,硬是拉入党内。

王××和她的亲信对敢于斗争和反抗的革命群众,采取了种种手段,进行打击和迫害。

有一个共产党员在一九六二年就写信向上级检举过关景东的问题,“四清”中又进一步作了揭发。“四清”后,被加上了打击“好干部”的罪名,整了三个晚上,并给了党内警告处分。

有一个社员对关景东倚仗职权欺压群众不满。一九六五年二月,队里死了一头牛,关景东就趁机嫁祸于他,别有用心地说他的家庭成份有问题,是有意破坏,暗中煽动人要把他的成份由中农提高到富农,借以压制许多敢于反抗的人。

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王××的爪牙关景东等疯狂推行资产阶级反动路线,残酷镇压革命群众。

为了转移斗争大方向,他们利用地主分子栽赃诬陷,把一个犯有错误早已作了处理的下台干部拉出来,当作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来斗。私设公堂,严刑吊打,整了三十八天。并把他七十多岁的姑妈扒光衣服,毒打逼供,致使重伤,终于死亡。

北京等地革命小将来桃园串连,王××的亲信威胁群众说,学生问到“四清”情况,只准说好,不准说坏,谁说错了谁负责任。他们还对革命小将盯梢监视。

王××的爪牙关景东狂妄叫嚣:“这里是桃园,不是北京,在桃园就得听我的!”

七、大刮经济主义黑风,美化桃园,对抗大寨,破坏社会主义经济

党内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和资产阶级分子王××,在桃园还大刮经济主义黑风,破坏社会主义经济。企图给桃园披上一件虚假繁荣的外衣,以他们的所谓“桃园点”,对抗大寨精神,同毛主席“农业学大寨”的伟大号召唱对台戏。

王××曾狂妄地说:“全国都在学大寨,桃园要在政治上超过大寨,叫全国也要学习桃园。”

他们利用窃取的政治特权,硬把国家的钱,国家的东西,拿到桃园来。把全民所有,变为小集体所有。

为了美化王××的“桃园点”,先后修了两个电力扬水站,两个电力扬水点,三眼机井。同时,架设了通向桃园的高压输电线四十二里,低压配电线三十四里,开挖了一条六里长的灌溉干渠。为了招揽外人参观和王××行车方便,还专修了一条九里长的“娘娘路”。这些工程,共占用国家建设资金六十四万四千元。群众说:“王××蹲点,是腰里揣着钱来的。”

桃园大队的水利建设,本来应该按自力更生、经费自筹的方针办事。王××来桃园后,听说没有给桃园安排水利投资,大为不满,指责县水利科“不支持四清,与四清对抗”。原水利科长仅仅做了一点解释,背后说了一句“中央来的首长也得按政策办事”,就触犯了王××的“尊严”,遭到政治迫害,扣上“给四清刮冷风”的帽子,停职反省九个月,最后被撤职。

由于王××在桃园“蹲点”,在物资供应上,竟然出现了这样一条奇怪的规定:“满足需要,及时供应,优先桃园。”

国家调拨的化肥,除了在县里分配时就已经特殊照顾以外,还从省里直接调拨。邻队社员说:“桃园施肥大把抓,我们施肥用手掐。”“桃园地里的化肥水,流到我们地里也长好庄稼。”

桃园要耕地,按合同正在给邻队耕地的拖拉机也要调来;桃园要打麦子,邻队正在使用的打麦机也要抽来;桃园要灭虫,邻队正在使用的喷雾器也要调来“支援”。理由是:“别的队减产没关系,桃园减产就交代不了。”“要保王××的点。”

反革命经济主义严重腐蚀了群众的革命意志,助长了单纯依赖国家的思想。在一九六四年到一九六六年的三年中,虽然国家大量投资,水电设备样样俱全,但生产很不稳定。一九六六年产量大幅度下降,比一九六五年减产三成。

“四清”前,桃园大队年年超额完成国家粮食征购任务。而在“四清”后的三年中,有两年没有完成国家征购任务。王×ד蹲点”所在的第四生产队,“四清”前是个余粮队,一九六四年因粮食减产,口粮下降,王××逼着国家粮站,把已经征购入库的粮食又退回了一万八千斤。

国家投资设备的折旧费无力按比例逐年扣除,国家贷款还逐年增加。社员们说,“这实际上是把国家的钱拿来分红了。”

桃园大队社员们,身受反革命经济主义的祸害,看穿了党内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和资产阶级分子王××的反动面目。他们说:“王妖婆搞四清,生产越搞越不中。光搞物质刺激打强心针,把国家钱撒在桃园,破坏社会主义经济,害了社员,损了集体,坑了国家。”

× × ×

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亲自发动和领导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敲响了党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的丧钟。桃园大队贫下中农和革命群众、革命干部起来造反了!造党内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的反!造资产阶级分子王××的反!造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反!

桃园大队的革命造反派揪出了王××一手扶植上台的桃园大队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关景东。

不久前,在解放军支左、支农部队的支援下,在桃园举行了万人大会。革命造反派和受到迫害的革命干部、革命群众,愤怒控诉了党内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和王××在桃园犯下的滔天罪行。

革命群众为吴臣、赵树椿同志彻底平了反。

桃园大队的革命群众决心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坚决捍卫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抓革命促生产,彻底批判党内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推行的形“左”实右的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彻底肃清王×ד桃园经验”的流毒,彻底粉碎他们复辟资本主义的大阴谋,决心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把桃园大队建设成为一个红彤彤的毛泽东思想的大学校。

(载《人民日报》一九六七年九月六日)


CCRAD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