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中央转发血防领导小组和卫生部军管会“关于丝虫病和钩端螺旋体病的调查报告”的通知

 1970.05.19;中发[1970]31号

各省、市、自治区党的核心小组和革命委员会,总后勤部:

现将中共中央南方十三省、市、区血防领导小组和卫生部军管会“关于丝虫病和钩端螺旋体病的调查报告”转发给你们。中央同意这个报告中提出的各项防治措施。

伟大领袖毛主席早在二十五年前就教导我们:“应当积极地预防和医治人民的疾病,推广人民的医药卫生事业”。丝虫病和钩端螺旋体病,严重危害广大贫下中农的健康,直接影响农业生产的发展,应当积极进行防治。希望有这两种病的各省、市、区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突出无产阶级政治,加强党的领导,全面规划,充分发动群众,加强调查研究,总结和推广行之有效的防治经验,以期尽快地控制和消灭这些疾病。

中共中央

一九七○年五月十九日

(此件发至县、团级)

附:

关于丝虫病和钩端螺旋体病的调查报告

毛主席、林副主席、中共中央、中央文革、国务院、中央军委:

遵照伟大领袖毛主席亲自批示“照办”的中共中央(七○)二号文件的批语,中央血防领导小组办公室和卫生部军管会业务组,组织了两个关于丝虫病和钩端螺旋体病的调查小组,于二月二日至三月八日,分赴云南、广东、湖北和福建四省这两种病流行较为严重的县、社,对流行情况、发展趋势、危害程度、防治经验和存在问题,进行了调查,现报告如后。

(一)

丝虫病是以蚊子为传染媒介的疾病,在我国广泛流行,分布在黄河以南的十四个省、市、自治区(台湾省未计算在内),约有七百五十多个县、市。据一九五八年的不完全统计,丝虫病人共有一千八百万左右。患者多数是贫下中农青壮年,因丝虫病引起大粗腿、阴囊肿大、流火等,造成极大痛苦,有的甚至死亡。

在大跃进的年代,全国开展了大规模的丝虫病的普查普治群众运动,成绩巨大。两年内普查一亿多人、治疗四百四十五万九千多病人,使丝虫病血检阳性大幅度下降。有些地方已基本消灭,如武汉市郊区经过四、五次复查复治,丝虫病感染率由百分之二十以上,下降到百分之一以下。

一九六○年以后,由于叛徒、内奸、工贼刘少奇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的破坏和干扰,丝虫病防治工作陷于停顿。一九六三至一九六五年,虽有福建、山东、河南等省的一些地区开展过群众性防治运动,但大多数省、县处于停滞状态。这次调查,除武汉市郊区少数地区防治成果比较巩固外,福建、湖北、广东省的绝大部分地区有不同程度的回升,有的地区回升的幅度很大。如在南平市郊区芹西公社长建大队抽查二百一十六人,阳性五十七人,感染率百分之二十六点四。估计全国丝虫病流行的省、区都有回升的趋势,直接影响备战和农副业生产的发展,严重危害贫下中农的健康。

防治丝虫病目前存在的问题:一是查血诊断需要在夜晚进行,很不方便群众,也容易遗漏。二是治疗药物海群生过敏反应很大,群众不易接受。三是晚期的和有淋巴管发炎的丝虫病患者,尚没有彻底的治疗方法。四是消灭蚊子的工作做得很差。

各地的先进经验证明:只要领导重视,全面规划,充分发动群众,实行领导、专业防治人员与群众相结合,大力消灭蚊子及其孳生场所;在较大的范围内经过三年左右的反复查治,力争尽早地把阳性率降低到人口的百分之一以下,有效地控制和消灭丝虫病的传染源,就能够在几年内达到基本消灭丝虫病的目的。以后每隔五年再普查一次,就可以巩固防治成果。例如,武汉市郊区经过三、四年,四、五次的复查普治,一九五九年的阳性率降至百分之一以下,十一年未再进行查治,这次抽查了一个大队和另几个小队,在一千四百二十人的血检中,阳性的只有六人,也没有发生新的病人。

(二)

钩端螺旋体病是自然疫源性急性传染病。通过水传染给病人。流行几乎遍及世界各地,东南亚一带最为严重。解放前除北京和广州有少数病例报告外,尚不知我国有本病存在。解放后,人民解放军和广大革命卫生工作人员,沿着毛主席指引的革命路线,对本病做了大量调查和防治工作,摸清了一些情况。现已证实我国有二十三、四个省、市、自治区都有程度不同的流行。这次调查的四省都有本病流行,对备战、生产建设和人民健康危害很大,如一九六四至一九六五年驻景洪部队在泅渡澜沧江后,发病五百余人,发病率达百分之八。部分战士患本病后因有神经系统和视力障碍等后遗症,不得不离开部队。云南省景洪农场曼青分场在一九六九年八月一次洪水后,全场一千二百七十名职工,发病七百九十四人,占百分之六十二。湖北省黄岗县长江公社等一九六六年双抢时期发病二百八十三人,死亡十一名。

防治钩端螺旋体病目前存在的问题:它的病原的菌型很多,国内已有一百多型,我国已发现三十九型。仅云南一省就已经发现了三十四型,广东已发现二十多型。福建已证实有十个型。这种复杂情况,对制造和利用疫苗进行预防,极为不便。目前我国生产的五个菌型多价疫苗,只能对疫苗的菌型相符的才有效,否则无效。保存本病病菌的鼠类等野生动物,种类多,分布广,自然疫源地遍及沼泽、山区、河流两岸和农田四周,在流行区内的多种家畜,也是本病的带菌和传播者,这对改造疫源地,通过消灭疫源达到控制与消灭本病带来不少困难。本病的症状因有黄胆出血型、肺出血型、脑型、肾型、流感伤寒型等多种,广大农村基层医务人员还不很熟悉各型的病程规律,临床早期诊断的简便方法尚未解决,容易误诊为感冒、疟疾、伤寒、肝炎等疾病,往往因此而造成不必要的死亡。

这次调查的四省,特别是人民解放军有关部门,在掌握本病的流行规律,总结有效的防治措施方面,都作出了很大的贡献。

现已基本掌握的有:对人民健康发生直接威胁的保菌和带菌动物,最主要是野鼠和猪;自然疫源地最主要的是沼泽地带和山垄田;流行因素最主要的是水,主要流行方式有稻田型和洪水型;流行高峰季节一般在夏秋季,春耕大忙时也有感染的可能;最主要的感染机会是开发湖沼地和在常年畜水的澜泥田里劳动,以及在被猪尿染的水中活动和抢防山洪等;外地来的人比本地人更易感染。

各地创造了一些结合生产、行之有效的防治措施。如加强领导,采取综合措施,积极防治,因地制宜对易感染人群进行预防注射;结合农田水利建设开垦沼泽地,修筑排灌渠,改造疫源地,这是控制与消灭传染源的关键措施;结合提高产量,改造山垄田、澜泥田,开展灭鼠保粮运动;结合积肥,圈猪积肥,加强粪管,改善环境卫生,减少和消灭猪尿引起的传染机会;结合施农药和施肥,用石灰、草木灰、土农药等改变水质,消灭病原体等。此外,建立卫生制度,加强个人防护,避免接触疫水等办法,也有一定效果。在治疗方面,实践证明:普及诊断治疗知识,做到早期确诊,适当治疗,就可以提高疗效,避免死亡。黄连解毒汤等中草药和青霉素对本病的疗效较好。

这些经验说明,钩端螺旋体病是完全可以加以控制并达到基本消灭的。

(三)

目前,广大革命群众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的热情很高,抓革命促生产形势大好。卫生战线的斗、批、改日益深入,广大农村基层卫生人员阶级斗争和路线斗争觉悟空前提高;“赤脚医生”队伍在茁壮成长;合作医疗制度逐渐巩固和发展;新医疗法和草医草药的推广,西医学中医,中西结合,出现了不少新苗头;城市卫生人员大批到农村安家落户,加强了防治工作第一线,等等。大好的革命形势,对这两种疾病的防治创造了极为有利的条件。

为了胜利的开展丝虫病和钩端螺旋体病的防治工作,建议各级党组织和革委会加强领导,全面规划,发动群众,打人民战争。

一、狠抓根本,促进防治战线的思想革命化。以毛泽东思想挂帅,办好学习班、讲用会,牢固地树立毛主席所教导的“完全”、“彻底”为人民服务的光辉思想,狠批大叛徒刘少奇所推行的反革命修正主义卫生路线,肃清其“洋奴哲学”、“爬行主义”、“专家路线”、“重治轻防”等流毒。加强思想教育,克服有些干部对钩端螺旋体病和丝虫病的危害认识不足,因而对防治工作不重视的倾向。

二、由各级血防领导小组,加强领导。在那些没有血防任务的省、专区、县,而有丝虫病和钩端螺旋体病的流行的地区,建议成立专门的领导小组,建议中央北方地方病防治领导小组,加强对北方有关钩端螺旋体病流行省、市、区的防治工作的领导。各地防疫队伍建议在斗、批、改的基础上整顿或重建,要形成一支精干的非常无产阶级化的防疫队伍。

三、组织力量进一步摸清规律。有这两种疾病的省、市、自治区,建议组织本省的力量,摸清情况,进行研究,创造消灭的经验。钩端螺旋体病的防治工作,建议军委后字二三六部队加强对这一工作的领导。中国医学科学院流行病研究所、寄生虫病研究所、药物研究所等,应组织协作,深入到重点流行地区,结合地方力量,深入基层,配合防治工作,抓好典型,进行调查研究,摸清各种规律,创造更好的防治方法,为消灭这两种疾病作出更大贡献。

四、总结经验,制订防治规划。建议各省、市、自治区在抓好典型摸清情况的基础上,拟定长远规划。并大力开展中草药的研究工作,打好这场人民战争。

以上报告,是否有当,要否批转有关部门,均请指示。

中共中央南方十三省、市、区血防领导小组

卫生部军事管制委员会

一九七○年五月一日


CCRAD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