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中央关于组织传达和讨论《粉碎林陈反党集团反革命政变的斗争(材料之二)》的通知及附件

1972.01.13;中发 [1972]4号

毛主席批示:照发。

各省、市、自治区党委,各大军区、各省军区、各野战军党委,军委各总部、各军兵种党委,中央和国务院各部委领导小组、党的核心小组:

现将中央专案组整理的《粉碎林陈反党集团反革命政变的斗争(材料之二)》发给你们,请你们按照中发[1972]3号文件的精神,立即组织传达和讨论。传达讨论的重点是批判林彪一伙炮制的《“571工程”纪要》反革命纲领。传达的步骤应分两步,第一步在干部中传达,第二步向群众传达。各级党委首先是党的负责干部,要认真阅读文件,以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为武器,逐条逐段地批判林彪的这个反革命纲领。只有这样,才能做好组织传达讨论的工作,领导广大群众进一步展开对林陈反党集团的大批判。

中共中央

一九七二年一月十三日

粉碎林陈反党集团反革命政变的斗争(材料之二)

1972.01.10

《粉碎林陈反党集团反革命政变的斗争(材料之二)》主要内容是讲林彪一伙制定的反革命政变纲领《“57l工程”纪要》。中央专案组调查了这个反革命政变纲领的出笼经过和林彪一伙根据这个纲领进行反革命政变的准备情况。现报告如下:

(—)

党的九届二中全会以后,在全党开展批陈整风,进行思想和政治路线教育的同时,毛主席、党中央采取“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方针,对林彪,对黄、吴、叶、李、邱,进行了严肃的批评和耐心的教育。一九七0年十二月召开了华北会议,一九七一年一月底改组了北京军区。毛主席、党中央的这一重大决策,挖了林陈反党集团的墙角,使他们在首都和华北地区发动反革命政变的阴谋受到沉重打击。

林彪一伙拒绝党的教育和挽救,死不改悔。他们躲在阴暗的角落里,加紧策划新的反革命阴谋。

一九七一年二月,林彪、叶群、林立果在苏州继续策划反革命政变。二月下旬,林彪、叶群派林立果从苏州去上海,接着又从上海去杭州,找他们的同伙研究和制定反革命政变计划。三月十八日,林立果带于新野[空军党委办公室(即空军司令部办公室,下同)原副处长]从杭州回上海。当晚,林立果对于新野和巳在上海的李伟信[空四军政治部秘书处原副处长]说:“根据目前局势,要设想一个政变计划。”林立果要立即把周宇驰[空军党委办公室原副主任]从北京叫来商量,并说:“刚才已经把我们在杭州研究的情况,给‘子爵号’(叶群的代号)说了一下,她说在上海要注意荫蔽、安全。”

三月二十日,周宇驰到上海。林立果召集周宇驰、于新野、李伟信开会,研究制定政变计划。林立果说:“这件事与首长(指林彪)谈过,首长叫先搞个计划。”林立果、于新野等按照林彪的旨意和在杭州同陈励耘商量的框框,在一九七一年三月二十二日至二十四日写出了反革命政变纲领。林立果按“武装起义”一词的谐音,将这个反革命政变纲领的代号定名为《“571工程”纪要》。

三月底,林立果在上海召集江腾蛟[南京军区空军前政委]、王维国、陈励耘、周建平[南京军区空军原副司令员],开了一个所谓“三国四方会议”[所谓“三国”,是指王,陈,周;“四方”,指江,王,陈、周。],开了一整夜。据陈励耘交代,这次会议,讨论了政变问题。

根据缴获的于新野的工作日记记载,一九七一年四月,在中央召开批陈整风汇报会议期间,林彪一伙策动他们的死党周宇驰、刘沛丰[空军党委办公室原处长]、于新野等,在四月二十三日晚开了一个黑会,讨论了中央会议的形势,讨论了林彪黑司令部“根据斗争形势”,“准备加快、提前”实行“571”反革命政变计划的问题。据李伟信交代:于新野对他说,在批陈整风汇报会议的时候,林彪、叶群要搞“571”,黄永胜他们也同意。

林彪一伙制定的反革命政变纲领《“57l工程”纪要》,已从林立果在北京空军学院的秘密据点查获。经参与政变的李伟信、刘世英[空军党委办公室原副主任]、程洪珍[空军党委办公室一处原秘书]等人证实,并经与于新野的其他记录本的笔迹核对,证明这个反革命政变纲领是林彪死党于新野手记的。原文见影印件。

(二)

根据北京、上海、广州、成都、武汉等各地方、各部队、各单位的揭发及案犯的交代,林彪一伙按照《“571工程”纪要》这个反革命纲领,从多方面进行了反革命政变的准备。

一、建立反革命政变的组织和据点

早在九届二中全会以前,林彪就指挥陈伯达、黄永胜、吴法宪、叶群、李作鹏、邱会作,采取种种恶劣手段,拉山头,搞宗派,结成以林彪为头子的资产阶级司令部,与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相对抗。林彪、叶群继续大量搜集古今中外政变的材料,挖空心思地研究反革命政变的伎俩。在林彪一伙的操纵下,建立了以林立果为头子的反革命别动队“联合舰队”,在上海、广州等地建立了“分舰队”和所谓“左派组织”。林彪说:“林立果不但要指挥空军的小联合舰队,全军的大联合舰队也要归他指挥”。

按照《“57l工程”纪要》的计划,一九七一年三月底在上海召开的所谓“三国四方会议”,对执行反革命政变计划作了组织上的准备和分工。据缴获的程洪珍的工作日记记载:这次会议,“组织上明确了三点,每点的头:上海──王(维国),杭州──陈(励耘),南京──周(建平),互相配合。江(腾蛟)进行三点联系,配合、协同作战。”

林彪指使林立果、周宇驰等人,在北京、上海、广州、汕头和北戴河等地,设立了十多处反革命秘密据点。从这些秘密据点里查获了大量的通信、电台、窃听、录相、录音、照相、警报器等进行特务活动的器材装备,大量的枪支弹药,窃取的党和国家的重要机密文件。他们在这些秘密据点里,召开黑会,秘密串连,收集情报,训练骨干,策划各种阴谋活动。

二、制造反革命政变舆论

林彪一伙根据《“57l工程”纪要》拟定的“掌握舆论工具,开展政治攻势”的反革命计划,四出活动,为林彪发动政变,篡党夺权,大造反革命舆论。

林彪一伙到处进行反革命宣传,挑动干部,分裂军队,欺骗群众。他们说:“现在形势很紧张”,“路线斗争尖锐复杂”,“现在的斗争是争夺领导权的问题”,“是有人要夺林副主席的权”,“林彪不当国防部长,就完全架空了”。他们说:“要特别注意九、十两个月。九月开三中全会,十月开四届人大,这是权力再分配的斗争,斗争的实质是保卫接班人的问题,这场斗争是不可避免的”。这些反革命谬论,是林彪提出的“要设国家主席”的反党纲领的继续和发展,更加露骨地暴露了林彪篡党夺权的野心。

他们狂热地吹捧林彪,到处散布黄永胜、李作鹏、刘锦平[民航总局原政委]等人炮制的恩格斯、斯大林、林彪“三大助手”中,“林彪是最好的助手”、“最光辉的助手”的谬论。黄、吴、李、邱等人在北京、河北、山西、湖北等地建造林彪纪念馆,为林彪树碑立传。周赤萍[福州军区原政委]写的《东北解放战争时期的林彪同志》,吹捧林彪是部队的“统帅”,“非凡的天才”,“一贯正确的英明的领导者”,在政变前的几个月内再版三百万册,向军内外广为散发。他们叫嚣《纪念中国共产党五十周年》一文,没有突出林彪的“功绩”,他们炮制了歪曲党的历史的党史材料和所谓“两条路线教育材料”,大肆吹捧林彪。林彪一九六九年写了一首反动诗词《重上井冈山》,词中说,“志壮坚信马列,岂疑星火燎原”,明目张胆地攻击毛主席,要翻历史的案。叶群、黄永胜、李作鹏、吴法宪把林彪的这首反动诗词谱成歌曲,一九七一年五月再次秘密录音。同时,林彪一伙利用一九七一年七月召开的空军某部现场会议,再次掀起吹捧林立果的反革命妖风。林彪一伙胡吹林立果是“群众的最好领袖”,是“第三代的接班人”,林立果那个所谓“讲用报告”,是“第四个里程碑”。

林彪在九届二中全会以后,继续反对“九大”路线,反对毛主席圈去三个副词的指示,攻击毛主席的《我的一点意见》这一马克思列宁主义的重要文献,抗拒对唯心论的先验论的批判。林彪一伙坚持“天才”的反党纲领,顽固地认为,人的才能是先天就有的,否定人们的社会实践。林彪一伙到处大讲“天才”,胡说什么“天才论不等于先验论”,不承认天才,“是唯心主义的不可知论与唯物主义的可知论的混合”,“极左派把天才加以唯心主义的虚无主义的解释,然后大加批判,这是诡辩论”。他们鼓吹“应是英雄和奴隶共同创造历史”的反动观点,继续吹捧林彪、林立果是天才,叫嚣“我们要承认天才,学习天才,宣传天才,保护天才”,为林家父子封建法西斯王朝上台作舆论准备。

三、妄图拉拢某些部门、某些部队的一些人,为林贼篡党夺权服务

林彪、叶群、黄、吴、李、邱一伙,采用封官许愿,请客送礼,接见照像,参观游览等种种手段,搞山头主义和宗派主义,妄图分裂党、分裂军队,欺骗和拉拢某些部门、某些部队的一些人。从一九七一年三月到九月初,林彪一伙派出了林立果、周宇驰、刘沛丰、于新野、江腾蛟、刘锦平、王维国、陈励耘、王飞[空军司令部原副参谋长]、胡萍[空军司令部原副参谋长]、鲁珉[空军司令部作战部原部长]、李伟信等,先后分别窜到北京、上海、杭州、广州、武汉、成都等地,进行反革命游说和反革命阴谋活动。

四、秘密建立反中央政治局同志的黑“专案”

在林彪的指使下,林彪一伙秘密地组织亲信,收集和复制反中央政治局同志的黑“材料”,甚至私设反中央政治局同志的秘密的“专案组”。这些黑“专案组”,由黄、吴、叶、李、邱直接控制,亲自出面布置任务,批阅和修改黑“材料”。他们采取捏造事实、制造谣言、肆意中伤等反革命手段,阴谋陷害中央政治局同志,为发动反革命政变作准备。

在林彪的支持下,黄、吴、叶、李、邱对反对过他们的革命干部和群众,进行残酷迫害,私立专案,私设监狱,违法乱纪,草菅人命,实行法西斯专政。

五、秘密组织为反革命政变服务的武装力量

林彪一伙根据《“57l工程”纪要》拟定的反革命计划,在上海由王维国组织了名为教导队、实为反革命政变服务的武装力量。这个教导队规定在政治上,要培养对林彪、林立果的“感情”,欺骗和蒙蔽战士要“自觉”做到在林立果的指挥下,“誓死捍卫”林彪和林立果,“狂风恶浪不动摇,海枯石烂不变心”。在军事上,进行“步兵动作、打靶、刺杀、捕俘、格斗”等训练,·并配备了最好的武器。

林彪一伙根据《“57l工程”纪要》提出的“领”和“自造”武器的两项办法,通过合法的和非法的形式,搞到了一批武器装备,为反革命政变作准备。

林彪一伙丧心病狂地准备使用火焰喷射器、炸药、爆破器材、毒气航弹等,妄图谋害伟大领袖毛主席和中央负责同志。

六、建立反革命特务组织

林彪一伙在北京、上海、广州等地,秘密地组织了所谓“调查小组”、“技术小组”、“战斗小分队”等反革命特务组织。林立果通过米家农[广州民航局原政委]组织的“战斗小分队”,就是这种性质的组织之一。这个组织成立后,曾强迫队员集体向林彪、林立果多次宣誓效忠。林彪一伙规定的誓词说:“永远忠于林副主席”,“一切听从副部长的调动,一切听从副部长的指挥,我们要做副部长的宣传员、保卫员、通讯员、战斗员”,“我们要成为宣传副部长的先锋,捍卫副部长的尖刀,紧跟副部长的闯将”。这个“战斗小分队”有自己的反动“队歌”,有多种联络密语和暗号。还规定了法西斯纪律:不准探亲,不准亲友来队,不准单独活动,不准恋爱结婚,不准单独谈话,谈话者必须三人以上,不准随便打电话,通信要经过审查,不准泄露“林副部长”的秘密活动,等等,违者要受到批判或处分。这种“战斗小分队”的人员,绝大多数是受蒙蔽的青年,他们是可以教育好的。

七、秘密组织情报网,进行特务情报活动

林彪一伙根据《“57l工程”纪要》拟定的“情报保障,掌握三个环节:搜集、分析、上报”的反革命计划,在北京、上海,杭州、广州等地组织了情报网。他们使用打进去拉出来、安钉子、搞窃听、暗中监视等特务手段,搜集情报,掌握动态,上报林彪为头子的资产阶级司令部。

林彪一伙妄图谋害伟大领袖毛主席,想方设法探听毛主席的行动路线。

林彪一伙千方百计窃取毛主席到南方视察期间同沿途各地负责人的谈话内容。一九七一年九月上旬,刘丰[武汉军区原政委]、王璞[广州军区空军原司令员]、顾同舟[广州军区空军原参谋长]、陈励耘、王维国等人,把毛主席同一些负责人的谈话内容,报告了林彪,为林贼发动反革命政变选择时机,提供了线索。

他们还在中央某些要害部门安插亲信,为他们“站岗放哨”,探听以毛主席为首的无产阶级司令部的动向。

他们还大量地搜集许多地方和军区负责人的动态情报,从北京、广州等地的秘密据点里查获了大批手抄的这种情报。

八、为反革命政变建立通信网

林彪一伙按照《“57l工程”纪要》拟定的准备“通讯器材,包括01工程”的反革命计划,在上海专门成立了一个小组,研制电信通信装备。林彪一伙大量盗用通信装备器材,私调几十对专线,以北京为基点,组织秘密通信网。他们还试制了代号为“01工程”的无线电收发报机。林立果要求这种收发报机,通信速度快,保密性能好,体积小,便于伪装,要求能在市内进行无线电通信联络,在发动反革命政变时使用。

九、秘密进行驾驶直升飞机,坦克、水陆两用汽车训练

林彪为了进行反革命政变,指使其死党林立果、周宇驰,秘密进行飞行训练和驾驶坦克、水陆两用汽车的训练。林立果、周宇驰等人,先后十次去某坦克部队秘密学习驾驶坦克。从一九七一年五月份起,周宇驰开始秘密学习驾驶直升飞机。七月,周宇驰以练习直升飞机的飞行作掩护,先后飞到南昌、庐山、广州、郑州等地,进行反革命阴谋活动。八月至九月初,周宇驰从北京多次飞往北戴河,给林彪、叶群递送情报,密谋发动政变。在北戴河据点,秘密建立了一个直升飞机机场。他们还私调和仿造水陆两用汽车,在北戴河海面进行驾驶训练。

十、盗窃航行资料,为叛国投敌作准备

林彪、叶群指使周宇驰,从空军司令部窃取了我国三北地区雷达兵部署图,可作导航用的我国周围各国广播电台频率和时间表,港澳航线图以及乌兰巴托、伊尔库茨克航线图、机场位置、呼号、频率表,华东、中南几个省一、二、三级机场资料等。林立果、刘沛丰等还窜到广东深圳、沙头角,拍摄了大量地形照片。他们还乘坐飞机,越过规定的航线,察看了九龙的地形。林立果说:“万一情况紧急了,可以让首长(指林彪)到香港指挥、遥控”。

一九七一年九月,林彪一伙按照蓄谋已久的《“571工程”纪要》反革命纲领,“破釜沉舟”,发动政变。林彪如同一切反动派一样,是注定要灭亡的。他们的反革命“联合舰队”迅速地沉没在中国人民的汪洋大海里了,而毛主席率领的伟大中国人民的革命舰队,正在乘风破浪地胜利前进。他们鼓吹的“江田岛精神”,不但仓惶逃命的林彪、叶群、林立果不实行,一小撮死党中的大多数人也是不实行的。在毛主席、党中央的号召下,受林彪一伙欺骗和蒙蔽的人们,绝大多数都在觉醒起来,反戈一击,揭发和批判林陈反党集团的罪行。参与反革命政变的分子,大多数正在向党坦白交代,争取宽大处理。在毛主席的领导下,我党我军我国人民取得了粉碎林陈反党集团反革命政变阴谋的又一次伟大胜利。

(三)

毛主席教导我们:“革命的政党,革命的人民,总是要反复地经受正反两个方面的教育,经过比较和对照,才能够锻炼得成熟起来,才有赢得胜利的保证。轻视反面教员的作用,就不是一个彻底的辩证唯物主义者。”遵照毛主席的教导,将《“571工程”纪要》这个反革命政变纲领全文印发全党、全军和全国人民,好处极大。林彪的《“571工程”纪要》这个反革命纲领,同它的作者们一道,已经被人民押上历史的审判台。它如同一切反革命文件一样,并不是成功的纪录,而只是失败的纪录,现在已经成为一个很好的反面教材。林彪及其一伙怎样耍两面派呢?他们怎样以假象欺骗我们,而在暗地里却干着我们意料不到的事情呢?这一切,广大的共产党员和革命人民是不知道的。这个反革命纲领,具有极大的尖锐性和鲜明性,彻底地揭露了林彪及其一伙的伪装,使我们看清了他们的真面目。林彪这个口口声声喊着“高举”、“紧跟”、“谁反对毛主席,谁反对毛泽东思想,就全党共诛之,全国共讨之”的家伙,原来是一个打着拥护毛主席的旗号、挂着共产党的招牌,实际上极端仇视毛主席、极端仇视共产党、极端仇视中国人民解放军、极端仇视中国人民、极端仇视我国无产阶级专政的社会主义制度的叛徒、卖国贼!

《“57l工程”纪要》这个反革命纲领,是地、富、反、坏、右和帝、修、反多年来反华、反共、反人民的各种反动观点的大杂烩。它颠倒是非,混淆黑白,肆意污蔑我们党在毛主席领导下半个世纪的革命历史,一笔抹煞全国人民长时期英勇奋斗所取得的伟大胜利,把国内外大好形势说得漆黑一团。它捏造事实,制造谣言,挑拨离间,恶毒攻击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在无产阶级革命的历史上,马克思主义的敌人,为了篡改党的无产阶级性质,反对无产阶级革命,颠覆无产阶级专政,总是用“独裁者”、“暴君”这种胡言乱语,诽谤无产阶级的革命领袖。第一国际时代的阴谋家巴枯宁,曾经咒骂马克思和恩格斯是“独裁者”[恩格斯致奥·倍倍尔的信,《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四卷第三八七页。]。第二国际时代的叛徒考茨基,也曾经咒骂列宁是“独裁者”[考茨基,《社会民主主义对抗共产主义》第三十四页]。第三国际时代的叛徒托洛茨基,曾经咒骂斯大林是“专制君王”[托洛茨基,《斯大林评传》第五四○页]。以后,赫鲁晓夫、勃列日涅夫叛徒集团,又疯狂攻击斯大林是“迫害狂”[赫鲁晓夫:在苏修二十大的秘密报告]、“暴君”、“俄国历史上最大的独裁者”[赫鲁晓夫:一九六二年在苏联政府“五一”招待会上的讲话]。林彪和林彪一伙对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的攻击,同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历史上的阴谋家、叛徒们对马克思、恩格斯、列宁和斯大林的攻击,一模一样。这不是偶然的巧合,而是由于他们共同的反动阶级本性,由于他们共同的反马克思主义、反共、反人民的反动思想体系所决定的。

对国内外阶级敌人的这种攻击和谩骂,毛主席早就痛斥过。毛主席在一九四九年《论人民民主专政》一文中说:“‘你们独裁。’可爱的先生们,你们讲对了,我们正是这样。中国人民在几十年中积累起来的一切经验,都叫我们实行人民民主专政,或曰人民民主独裁,总之是一样,就是剥夺反动派的发言权,只让人民有发言权。”在一九五八年五月八日党的“八大”二次会议上,毛主席发表了《破除迷信》的重要讲话。当毛主席讲到“秦始皇是一个厚今薄古的专家”时,林彪插话指责“秦始皇焚书坑儒”。毛主席当场驳斥说:“秦始皇算什么?他只坑了四百六十个儒,我们坑得比他多。我们在镇反中,镇压了几十万反革命,我看有四万六千个反革命的知识分子坑掉了。我跟民主人士辩论过,你骂我们是秦始皇,不对,我们超过了秦始皇一百倍。骂我们是秦始皇,是独裁者,我们一概承认。可惜的是,他们说得不够,往往还要我们加以补充。”

林彪的这个反革命纲领,这样恶毒地攻击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恶毒攻击中央负责同志,恶毒攻击我们的党,恶毒攻击中国人民解放军,恶毒攻击我国工人、农民、革命干部、红卫兵、知识青年和其他革命人民,它的实质,是反对党的“九大”路线,是要从根本上改变党在整个社会主义历史阶段的基本路线和政策,改变无产阶级专政的社会主义制度。在国内,他们要联合地、富、反、坏、右,实行地主买办资产阶级的法西斯专政。在国际,他们要投降苏修社会帝国主义,联苏联美反华反共反革命。如果他们的反革命政变阴谋得逞,中国就会象毛主席曾经指出的那样:“不可避免地要出现全国性的反革命复辟,马列主义的党就一定会变成修正主义的党,变成法西斯党,整个中国就要改变颜色了。”

但是,林彪一伙的反革命阴谋是绝不能得逞的。他们同一切反动派一样,总是错误地估计形势,总是过高地估计自己的力量,过低地估计人民的力量。他们是极端狂妥,又极端虚弱的。他们所谓的“基本力量”和“可借用力量”,不过是这伙反革命自己的如意算盘,真正死心塌地跟着他们搞反革命政变的,只是一小撮。在毛主席领导下的伟大的中国共产党内,伟大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内,伟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内,林彪一伙图谋推翻以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颠覆无产阶级专政,复辟资本主义,只能是痴心妄想。

毛主席指出:“以损人的目的开始,以害己的结果告终。这将是一切反动政策的发展规律。”林彪一伙正是按照这条规律办事的。我们要搞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林彪一伙要搞修正主义;我们要团结,林彪一伙要分裂;我们要光明正大,林彪一伙要搞阴谋诡计。总之,我们要走社会主义道路,林彪一伙要复辟资本主义。他们倒行逆施,根本违背我国社会发展的历史规律,违抗我国人民的意志和愿望,妄图把已被打倒的地主资产阶级重新扶植起来,扭转我国社会主义历史前进的巨轮。其结果,就只能叛党叛国,身败名裂,粉身碎骨,自取灭亡。

一九六六年七月,毛主席曾经指出过:“中国如发生反共的右派政变,我断定他们也是不得安宁的,很可能是短命的,因为代表百分之九十以上人民利益的一切革命者是不会容忍的。”

林彪及其一伙是一切反革命阶级、集团和个人的代言人。他们在《“57l工程”纪要》这个反革命政变纲领中咒骂革命的话和他们的反革命策略,必将激起全党、全军和全国人民极大的无产阶级义愤,也必将引起一小撮反革命分子的共鸣。这是可以预料到的。我们相信:经过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锻炼的我国广大共产党员和革命人民;首先是各级领导干部,一定能够认真地研究这个反革命文件。通过全党、全军、全国人民对这个反革命纲领的逐条逐段的批判,通过对林陈反党集团的揭发和批判,并且同学习马、列和毛主席著作结合起来,必将大大提高我国人民的政治觉悟和政治敏感,大大激发我国人民战斗的意志,坚决地粉碎林陈反党集团的一切阴谋诡计,使我国的无产阶级专政进一步地巩固起来。

附件一:反革命政变纲领《“57l工程”纪要》(影印件)

附件二:反革命政变纲领《“571工程”纪要》(原文印件)

附件三:李伟信的笔供

附件二:

“571工程”纪要

(一九七一、三月二十二──二十四)

[*这个反革命政变纲领.用铅笔编了页码。原本页码编到第二十四页,但缺第八页。从原本记载的情况看,第七页已记完一个问题,第九页是另起一个问题,文意是连贯的。文中划【】者,是原本中删去的句、段。明显的错别字,改在( )内。]

(一)可能性

(二)必要性

(三)基本条件

(四)时机

(五)力量

(六)口号和纲领

(七)实施要点

(八)政策和策略

(九)保密和纪律

可能性

# 9·2后[据李伟信交代,是指九届二中全会以后],政局不稳,统治集团内部矛盾尖锐,右派势力抬头

军队受压

十多年来,国民经济停滞不前

群众和基层干部、部队中下干部实际生活水平下降,不满情绪日益增长。敢怒不敢言。甚至不敢怒不敢言

统治集团内部上层很腐败、昏庸无能

众叛亲离

(1)一场政治危机正在蕴[酝]酿,

(2)夺权正在进行。

(3)对方目标在改变接班人

(4)中国正在进行一场逐渐地和平演变式的政变。

(5)这种政变形式是他们惯用手法

(6)他们“故计[伎]重演”。

(7)政变正朝着有利于笔杆子,而不利于枪杆子方向发展。

(8)因此,我们要以暴力革命的突变来阻止和平演变式的反革命渐变。反之,如果我们不用“五七一”工程阻止和平演变,一旦他们得逞,不知有多少人头落地,中国革命不知要推迟多少年。

(9)一场新的夺权斗争势不可免,我们不掌握革命领导权,领导权将落在别人头上

我方力量

经过几年准备,在思想上、组织上、军事上的水平都有相当提高。具有一定的思想和物质基础。

在全国,只有我们这支力量正在崛起,蒸蒸日上,朝气勃勃。

革命的领导权落在谁的头上,未来政权就落在谁的头上,

在中国未来这场政治革命中,我们“舰队”[舰队”、“联合舰队”是林彪一伙组织的

反革命别动队的代号]采取什么态度?

取得了革命领导权就取得了未来的政权。

革命领导权历史地落在我们舰队头上。

和国外“五七一工程”相比,我们的准备和力量比他们充分得多、成功的把握性大得多。

和十月革命相比,我们比当时苏维埃力量也不算小。

地理回旋余地大

空军机动能力强。

比较起来,空军搞“五七一”比较容易得到全国政权,军区搞地方割据。

两种可能性:

夺取全国政权,

割据局面

必要性、必然性

B──52[据参与反革命政变的案犯交代,是林彪一伙反革命污蔑伟大领袖毛主席的代称。]好景不长,急不可待地要在近几年内安排后事。

对我们不放心。

如其束手被擒,不如破釜沉舟。

在政治上后发制人,

军事行动上先发制人

我国社会主义制度正在受到严重威胁,

笔杆子托派集团正在任意篡改、歪曲马列主义,为他们私利服务。

他们用假革命的词藻代替马列主义,用来欺骗和蒙蔽中国人民的思想

当前他们的继续革命论实质是托洛茨基的不断革命论,

他们的革命对象实际是中国人民,而首当其冲的是军队和与他们持不同意见的人

他们的社会主义实质是社会法西斯主义

他们把中国的国家机器变成一种互相残杀,互相倾轧的绞肉机【式的】

把党【内】和国家政治生活变成封建专制独裁式的家长制生活

当然,我们不否定他在统一中国的历史作用,正因为如此,我们【革命者】在历史上曾给过他应有的地位和支持。

但是现在他滥用中国人民给其信任和地位,历史地走向反面,实际上他已成了当代的秦始皇,

为了向中国人民负责,向中国历史负责,我们的等待和忍耐是有限度的!

他不是一个真正的马列主义者,而是一个行孔孟之道借马列主义之皮、执秦始皇之法的中国历史上最大的封建暴君。

基本条件

有利条件:

国内政治矛盾激化

危机四伏

──独裁者越来越不得人心,

──统治集团内部很不稳定,争权夺利、勾心斗角、几乎白热化。

──军队受压【军心不】【高级】中上层干部不服、不满,并且握有兵权

──一小撮秀才[仗势]横行霸道,四面树敌,头脑发胀,对自己估计过高。

──党内长期斗争和文化大革命中被排斥和打击的【高级】干部敢怒不敢言。

──农民[生活]缺吃少穿

一—青年知识分子上山下乡,等于变相劳改。

──红卫兵初期受骗被利用,[已经发]充当炮灰,后期被压制变成了替罪羔羊

──机关干部被精简,上五七干校等于变相失业。

──工人(特别是青年工人)工资冻结,等于变相受剥削。

国外矛盾激化

中苏对立。整苏联。我们行动会得到苏联支持。

最重要的条件:我们有首长[威]名望、权力和联合舰队的力量

从自然条件上讲

国土辽阔、回旋余地大,加之空军机动性强,有利于突袭、串联、转移,甚至于撤退。

困难

# 目前我们力量准备还不足

# 群众对B──52的个人迷信很深

# 由于B──52分而治之,军[队]内矛盾相当复杂,很难形成被我们掌握的统一的力量,

# B—52身(深)居简出,行动神秘鬼[诡]窄[诈],戒备森严,给我们行动带来一定困难

时 机

敌我双方骑虎难下

目前表面上的暂时平衡维持不久,矛盾的平衡是暂时的相对的,不平衡是绝对的。

是一场你死我活斗争!【只要他们上台,我们就要下台,进监狱。卫戍区。】或者我们把他吃掉,或者他们把我们吃掉。

战略上两种时机:

一种我们准备好了,能吃掉他们的时候;

一种是发现敌人张开嘴巴要把我们吃掉时候,我们受到严重危险的时候;这时不管准备和没准备好,也要破釜沉舟。

战术上时机和手段

#B一52在我手中,敌主力舰[指我党中央负责同志]均在我手心之中。

属于自投罗网式

#利用上层集会一网打尽

#先斩[局部]爪牙,[先和B—52]既成事实,[逼]迫B一52就范,

逼宫形式

# 利用特种手段如毒气、细菌武器、轰炸、543[一种武器的代号]、车祸、暗杀、绑架、城市游击小分队

基本力量和可借用力量

基本力量

# 联合舰队和各分舰队(上海、北京、广州)

# 王、陈、江[指王维国,陈励耘.江腾蛟,下同。]掌握的四、五军[骨干力量]

# 九师,十八师

# 二十一坦克团

# 民航

# 三十四师

借用力量:

国内:

# 二十军

# 三十八军

# [黄]军委办事组

# 国防科委

# 广州、成都、武汉、江西、济南、福州、新江、西安

# 【社会力量、农民、[红卫兵]青年学生、机关干部、工人、】

国外:

苏联(秘密谈判)

【美国(中美谈判)】

借苏力量柑(箝)制国内外【其它】各种力量。

暂时核保护伞[林彪一伙要把我国置于苏修核武器的“保护伞”之下,也就是要把我国变为苏修社会帝国主义的殖民地。]。

动员群众口号、纲领

全军指战员团结起来!

全党团结起来!

全国人民团结起来!

打倒当代的秦始皇---B52,

推翻挂着社会主义招牌的封建王朝,

建立一个真正属于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的社会主义国家!

对外:

全世界真正的马列主义者联合起来!

全世界无产阶级和被压迫民族联合起来!

全世界人民团结起来!

我们对外政策是坚持和平共处五项原则

承认现有的与各国的外交关系,保护使馆人员的安全。

【全国人民团结起来,全军指战员团结起,全党团结起来】

用民富国强代替他“国富”民穷

使人民丰衣足食、安居乐业。政治上、经济上【组织上】得到真正解放

用真正的马列主义作为我们指导思想,建设真正的社会主义代替B52的【封建专制的社会主义,即】社会封建主义。

全国工人、农民、机关干部.各行各业要坚守岗位,努力生产,保护国家财富和档案,遵守和维护社会秩序。

因此,各地区,各单位、各部门之间,不准串联。

全国武装力量要服从统率部的集中统一指挥,[坚决]严厉镇压反革命叛乱和一切反革命破坏活动!

实 施 要 点

三个阶段

第一、准备阶段

(1)计划

(2)力量

# 指挥班子

江、王、陈

# 两套警卫处

公开的李松亭[王维国安插的上海市警卫处处长]

秘密的

上海小组[林彪一伙通过王维国建立的反革命特务组织]负责

新华一村

教导队[林彪一伙通过王维国组织的为反革命政变服务的武装力量,其中绝大多数是

受欺骗和蒙蔽的战士。新华一邮是教导队的驻地。]

# 四、五军部队训练(地面训练)

# 南空直属师工作

(十师)

周建平负责

争取二十军

(江、王、陈)

──【扩大舰队】

──【加速根据地建设】

【京 沪 杭 蜀 穗】

(3)物质准备

武器

自造

通讯器材【(包括0l工程)[指林立果为搞反革命政变专门设计制造的一种收发报机车辆]

掌握他们仓库地点、主要军械库

(4)情报保障

掌握三个环节

搜集

分析

上报

第二阶段

实施阶段

【奇袭式】

一个先联后斩,上面串联好,然后奇袭。

一个先斩后联。

一个上下同时进行。

一定要把张抓到手,然后立即运用一切舆论工具,公布他叛徒罪行[这是林彪一伙对张春桥同志的造谣污蔑和陷害]。

总的两条:

一是奇袭。

二是一旦【进行】开始、坚持到底。

第三阶段

巩固阵地,扩大战果【夺取全部政权】

(1)军事上[首先]固守[阵地]

# 尽力坚守上海

占领电台、电信局,交通

把上海与外界联系卡断。

# 力争南京方面中立,但做好防御

# 固守浙江、江西

# 掌握空降、空运

(2)政治上【采取】进攻

# 上面摊牌

# 掌握舆论工具

开展政治攻势

(3)组织上扩大

# 迅速扩军

# 四方串联

政策和策略

打着B一52旗号打击B一52力量

【团结一切可能团结的人】

缓和群众的舆论

联合一切可以联合的力量

解放大多数

集中打击B一52及其一小撮独裁者

【打着B一52旗号来打击B一52力量】

【我们的政策:】

解放一大片(大多数)

保护(团结)一大片

【打击一小撮独裁者及其身边的】

他们所谓打击一小撮[保护]不过是每次集中火力打击一【派】批,各个击破。

【他们一批】今天利用这个打击那个;明天利用那个打击这个。今天一小撮,明天一小撮,加起来就是一大批。【他们这样做,不】【他用封建帝王的统治权术】

不仅挑动干部斗干部、群众斗群众,而且挑动军队斗军队、党员斗党员,是中国武斗的最大倡导者

他们制造矛盾,制造分裂,以达到他们分而治之、各个击破【巩固】维持他们的统治地位的目的。

他知道同时向所有人进攻,那就等于自取灭亡,所以他【今天拉】每个时期都拉一股力量,打另一股力量。

今天拉那个打这个,明天拉这个打那个;

今天甜言密[蜜]语那些拉的人,明天就加以莫须有的罪名置于死地;今天是【他的】座上宾,明天就成了【他】阶下囚;

从几十年的历史看,[究竟]有哪一个人开始被他捧起来的人,[不被]到后来不曾被判处政治上死刑?!

有哪一股政治力量能与他共事始终。他过去的秘书,自杀的自杀、关压[押)的关压(押),他为数不多的亲密战友和身边亲信也被他送进大牢,甚至连他的亲身儿子也被他逼疯。

他是一个怀疑狂、疟(虐)待狂,他整人哲学是一不做、二不休。他每整一个人都要把这个人置于死地而方休,一旦得罪就得罪到底、而且把全部坏事嫁祸于别人。

戳穿了说,在他手下一个个象走马灯式垮台的人物,其实都是他的替罪羊!

过去,对B一52宣传,有的是出于历史需要;有的出于顾全民族统一、团结大局;有的出于抵御外【来侵】敌;有的出于他的法西斯的压力之下;【对广大群众来说,主要是】有的是不了解他的内情。

对于这些同志,我们都给于[予]历史唯物主义的分析,予以谅解和保护。

对过去B一52以莫须有罪名加以迫害的人,一律给于[予]政治上的解放。

保 密、纪 律

此工程属特级绝密,不经批准不[得]准向任何人透露。坚决做到一切行动听指挥,发扬“江田岛”精神[江田岛是日本海军学校所在地。这个学校以日本军国主义的武士道精神训练学生。所谓“江田岛”精神,就是法西斯武士道精神。]【不成功便成仁】蒋介石对他的部属进行法西斯教育的反革命训词。]

泄密者、失责者、动摇者、背叛者严厉制裁。

附件三:

李伟信笔供

(注:李伟信,林彪死党,直接参与研究制定反革命政变纲领《“571工程”纪要》的成员之一。一九七一年九月十三日同周宇驰、于新野一道乘直升飞机外逃,叛国投敌。被迫降落时,驾驶员中队长陈修文烈士与叛徒周宇驰夺枪搏斗,被杀害。迫降后,周、于自杀,李伟信被我俘获)

一九七一年二月份,反革命分子林立果,跟野心家林彪、反革命分子叶群一起到苏州,以后,林立果又到杭州。三月十八日,林立果和于新野从杭州到上海。当天晚上,林立果在他卧室里对于新野和我说:“根据目前局势,要设想一个政变计划。”他要立即把周宇驰从北京叫来商量,同时叫于新野暂不回北京,主要处理这件事。林立果接着说:“刚才已经把我们在杭州研究的情况,给‘子爵号’(是英国飞机名称,反革命分子林立果等人称呼反革命分子叶群的代号)说了一下,她说在上海要注意荫蔽、安全”。

反革命分子周宇驰三月二十日到上海。当天晚上,林立果、周宇驰两人密谈,后把于新野叫去。第二天,开始他们三人商量,后来叫我也去了。反革命分子林立果说:“目前从各地区实力来看,‘首长’(指野心家林彪)讲话,还是有一定作用,这件事与‘首长’(林彪)谈过,‘首长’(林彪)叫先搞个计划”。

这次主要谈了这样几个问题:

(一)研究了形势。

主要谈了三方面:

(1)在全国范围内,“首长”(指野心家林彪)的权力势力,目前是占绝对优势,是一边倒的,是最好的时机,但是可能逐渐削弱。(2)张春桥(他们指所谓文人力量)正在发展。因为九大以后,全国局势基本稳定,在和平时期,文人方面的工作和力量,势必要发展。(3)从事物发展规律来说,好到一定程度,就要向相反方向转化,交叉发展规律,反革命分子林立果还恶毒的攻击伟大领袖毛主席说:“主席一贯是这样,一会儿用这边力量,一会儿用那边力量,用这样的办法玩弄平衡。目前的发展趋势是用张春桥”。

(二)研究了野心家林彪的接班问题,说有三种情况:

(1)“首长”(指野心家林彪)和平过渡的接班。反革命分子周宇驰说,五、六年就差不多了,甚至可能更短。反革命分子林立果说,五、六年还接不了班,即使五、六年,其中变化就很大,很难说“首长”(林彪)的地位还一定能保得住。当然和平过渡的办法最好。

(2)“首长”(指野心家林彪)被人抢班(被赶下台)。反革命分子周宇驰认为一下不可能,最起码三年以后。反革命分子林立果认为,很难说,主席威信高,他要叫谁倒还不是一句话。反革命分子于新野说:那“首长”(林彪)是主席自己树起来的。反革命分子林立果恶毒的说:刘少奇不也是他立的。反革命分子林立果觉得野心家林彪随时都可能被赶下台,因此,他积极疯狂的策划反革命政变。接着谈了上海文汇报三月十六日发表的文章,林立果认为,这篇文章是有来头的。既然有来头,就应该看成是信号,是舆论准备。

(3)“首长”(指野心家林彪)提前抢班,可有两个办法:l、把张春桥等这一伙搞掉,保持“首长”(指野心家林彪)地位不变,再和平过渡。(认为张春桥同志要代替林彪的可能最大)。2、直接陷害伟大领袖毛主席,但是他们又考虑主席影响威信这样大,以后政治上不好收拾,尽可能不这样干。反革命分子周宇驰还非常险恶地说,当然一定要这样做也可以想办法,如:把主席软禁起来谈判:也可以把主席害了,再嫁祸于人,把汪东兴、张春桥叫去,把他们搞掉,就说他们与王、关、戚有关系,谋害主席,或者找几个犯人替死。到那个时候,反正“首长”(林彪)掌权,事后处理,“首长”(林彪)是可以出来说话的。但是这样干,“首长”(林彪)在政治上要付出很大代价。

(三)研究了办法:

争取和平过渡,但是作好武装起义准备。目前先做两件事,(1)写个计划:(2)让空四军组建一个教导队。

计划:一开始研究代号,想了好久,最后林立果自己定,就叫“571”工程计划,即“武装起义”的谐音。计划目的和内容,林立果说,让上海小组带着教导队先把张、姚干掉,可由王维国请张、姚来,或叫警卫处处长李松亭带领去张春桥家(那时林立果问我张家是否是你们警卫处管,我说不知道。林立果叫我打听一下,我记得好象问过警卫处处长李松亭,李说张家是我们管,我们派人警卫和送日常用品,我将情况告诉了林立果。我为他们反革命计划进行了反革命活动)。林立果又说,干掉张、姚后,让王维国、陈励耘,必要时抽南京空军一部分力量,控制上海局势,然后串连全国力量,发表支持声明,逼中央表态支持。假如许世友出兵干涉,由王维国他们保卫上海,形成对峙的局面,再和平谈判。最坏的打算,是上山打游击,先往浙江方向。林立果还说,这些问题,这次去杭州与陈励耘商量了一下。我看这个计划,就按在杭州商量的框框,由于新野来写。计划分几个部分我记不清,好象有实施准备、方案,以后打算等。

教导队:以培养基层干部为名,建立教导队。要精干、保密。一百人左右,住在上海新华一村。教导队的干部很重要,要选好。光靠教导队的干部还不行,上海小组要去抓。小组里以袭著显、蒋国璋为主,小组每一至二人还要抓空四军所属的一个部队,每个人在他抓的那个部队,都要挂个职务。另外要给教导队多配些汽车和枪,增加机动能力。可以叫王维国自己造枪。军事上要多学几手,政治上培养对“首长”(林彪)“副部长”(林立果)的感情。

林立果还说,“571计划和教导队的事,目前只限“舰队”、江腾蛟、王维国、陈励耘知道,有些情况可以告诉上海小组。

以上是林立果三月份在上海的反革命活动。现在另外交待和揭发几个问题。

一、“571计划写成后,我没有见过,但是于新野在一九七一年九月十一日,曾夸耀自己说:林立果把计划及一本于新野最近摘录的关于武装起义的事例,都还留在北戴河“首长”(林彪)“主任”(叶群)那里。

二、于新野一九七一年七、八月在广州时对我说:批陈整风汇报会时,林立果当时比较紧张,对会议估计三种可能:(1)一般谈一下,(2)整到军委办事组,(3)整到“首长”(林彪)。后来估计(1)、(2)可能大。在批陈整风汇报会上,黄、吴、邱、李、叶都检讨了,而且是主席批准要他们检讨,“主任”(叶群)非常紧张,当时要搞“571”,并和黄永胜也商量了,黄永胜他们也同意。

三、刘沛丰一九七一年八月在北戴河,有次对我说,前几天,天天四、五点钟睡觉,吃不消。我问干什么,刘说:叶群天天找林立果,研究“571”,把舰队一些人员的代号也全部要去了。

李 伟 信

一九七一年十月十三日


CCRAD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