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中央关于王洪文、张春桥、江青、姚文元反党集团事件的通知

1976.10.18; 中发 [1976]16号

各省、市、自治区党委,各大军区、省军区、野战军党委,中央和国家机关各部委党委、领导小组或党的核心小组,军委各总部、各军兵种党委:

现将王洪文、张春桥、江青、姚文元反党集团事件通知你们。

一,王洪文,张春桥、江青、姚文元进行反党篡权的阴谋活动,罪行极为严重。

他们不听毛主席的话,肆意篡改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在国内国际一系列问题上反对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打着马克思主义旗号,搞修正主义。

他们结成“四人帮”,进行分裂党。篡党夺权的宗派活动。一九士四年十月,“四人帮”背着中央政治局,私自派王洪文去见毛主席,告周恩来总理的状,妄图利用十届二中全会和四届人大组织他们的“内阁”,遭到毛主席的痛斥。一九七六年二月三日,在中央发出一号文件的同一天,张春桥亲笔写了一个《一九七六年二月三日有感》,疯狂反对伟大领袖毛主席亲自提议华国锋同志为国务院代总理。他们对毛主席亲自提议任命华国锋同志为中共中央第一副主席、国务院总理极端不满,妄图取而代之。

他们大搞阴谋诡计,私立秘密联络点,私整中央负责同志的黑“材料”,到处插手,煽风点火,企图打倒一大批中央和地方的党政军负责同志,篡夺党和国家的领导权。

他们利用手中控制的舆论工具,歪曲事实,颠倒是非,制造谣言,欺骗群众。在宣传报导中,突出地宣扬他们自己,为他们篡党夺权大造舆论。

他们崇洋媚外,里通外国,大搞投降主义和卖国主义,在同某外国作家进行的几十小时的谈话中,出卖党和国家的重要机密。

他们动不动就训人,给人戴大帽子,捏造罪名,陷害同志,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他们破坏毛主席的战略部署,另搞一套,在党内自成体系,为所欲为,称王称霸,把自己凌驾于毛主席、党中央之上。

在伟大领袖和导师毛主席病重期间和逝世以后,王,张、江、姚以为时机已到,无所顾忌,更加猖狂地向党进攻,迫不及待地妄图篡夺党和国家的最高领导权。“四人帮”加紧秘密串连,阴谋策划。他们四出游说,标榜自己是“正确路线的代表”,自封为“无产阶级钢铁公司”,提出蛊惑人心的口号,公然煽动反对党中央。他们有计划有预谋地伪造了一个“按既定方针办”的所谓毛主席的临终嘱咐,在九月十六日的两报一刊社论中发表,并连篇累牍地加以宣扬。十月二日,华国锋同志在一个文件上的批示中指出,毛主席一九七六年四月三十日亲笔写的指示是“照过去方针办”,“按既定方针办”六个字错了三个,戳穿了他们的伪造。十月四日,他们在光明日报头版头条发表用“梁效”名义写的《永远按毛主席的既定方针办》的反党文章,肆意攻击党中央。”文章说:“篡改毛主席的既定方针,就是背叛马克思主义,背叛社会主义,背叛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伟大学说。”“任何修正主义头子胆敢篡改毛主席的既定方针,是绝然没有好下场的。”这就清楚地表明,他们加快了步伐,要推翻以华国锋同志为首的党中央,篡夺党和国家的最高领导权,颠覆无产阶级专政,复辟资本主义。

为了粉碎这个将给中国人民带来严重灾难的反革命复辟阴谋,中央不得不采取断然措施。十月六日,中央决定,对王洪文、张春桥、江青、姚文元实行隔离审查。

二、伟大领袖和导师毛主席对王洪文、张春桥、江青、姚文元进行了多次严肃的批评和耐心的教育,但是,他们就是不肯改悔。

一九七四年一月,他们背着毛主席,也不经中央政治局讨论,批林批孔又批走后门,三箭齐发,破坏了毛主席的战略部署。一九七四年二月十五日,毛主席批示:“现在,形而上学猖獗,片面性。批林批孔,又夹着走后门,有可能冲淡批林批孔。”

一九七四年三月二十日,毛主席在答复江青的信中说:“不见还好些。过去多年同你谈的,你有好些不执行,多见何益?有马列书在,有我的书在,你就是不研究。我重病在身,八十一了,也不体谅。你有特权,我死了,看你怎么办?你也是个大事不讨论,小事天天送的人。请你考虑。”

一九七四年七月十七日,毛主席在中央政治局会议上说:“江青同志,你要注意呢!别人对你有意见,又不好当面对你讲,你也不知道。不要设两个工厂,一个叫钢铁工厂,一个叫帽子工厂,动不动就给人戴大帽子。不好呢,要注意呢。”“你也是难改呢。”又说:“你们要注意呢,不要搞成四人小宗派呢。”毛主席两次讲:“她(指江青)并不代表我,她代表她自己。”“总而言之,她代表她自己。”

一九七四年十一月十二日,毛主席在江青的信上批示:“不要多露面,不要批文件,不要由你组阁(当后台老板),你积怨甚多,要团结多数。至嘱。”“人贵有自知之明。又及。”

一九七四年十一、十二月,在中央准备召开四届人大,酝酿国家机构妁人事安排期间,江青托人向毛主席转达她的意见,要王洪文当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的副委员长。毛主席说:“江青有野心。她是想叫王洪文作委员长,她自己作党的主席。”一九七四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毛主席又说:“江青有野心,有没有,我看是有。”

一九七四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毛主席批评他们说:“不要搞宗派,搞宗派要摔跤的。”

一九七四年十二月二十六白,毛主席指示要学习无产阶级专政理论,反修防修。但是,王洪文,张春桥、江青、姚文元等人,却违背毛主席关于修正主义是主要危险的教导,公然篡改毛主席的指示,把经验主义作为当前的主要危险,大做文章。一九七五年三月一日,张春桥在全军各大单位政治部主任座谈会上,大讲经验主义是主要危险,并且要把它“当作纲,联系我们军队存在的这些问题来学习”。一九七五年四月二十三日,毛主席在姚文元送的新华社《关于报导学习无产阶级专政理论问题的请示报告》上作了批示,批判了他们的错误,指出:“提法似应提反对修正主义,包括反对经验主义和数条主义,二者都是修正马列主义的,不要只提一项,放过另一项。”“我党真懂马列的不多,有些人自以为懂了,其实不大懂,自以为是,动不动就训人,这也是不懂马列的一种表现。”

一九七五年五月三日,毛主席在中央政治局会议上,批评他们只反经验主义,不反教条主义。毛主席说:“你们只恨经验主义,不恨教条主义,二十八个半(布尔什维克)统治了四年之久,打着共产国际的旗帜,吓唬中国党,凡不赞成的就要打”。“教育界、科学界、新闻界、文化艺术界,还有好多了,还有医学界,外国人放个屁都是香的”,“月亮也是外国的好,不要看低教条主义。”毛主席强调说:“要搞马列主义,不要搞修正主义;要团结,不要分裂;要光阴正大,不要搞阴谋诡计。不要搞四人帮,你们不要搞了,为什么照样搞呀?为什么不和二百多的中央委员搞团结,搞少数人不好,历来不好。”在反复讲了“三要三不要”之后,毛主席说:“我的看法,有的同志不信三条,也不听我的,这三条都忘记了,九大、十大都讲这三条,这三条要大家再议一下。”“我看批判经验主义的人,自己就是经验主义”。“不作自我批评不好,要人家作,自己不作。”“不要随便,要有纪律,要谨慎,不要个人自作主张,要跟政治局讨论,有意见要在政治局讨论,印成文件发下去,要以中央的名义,不要用个人的名义,比如也不要以我的名义,我是从来不送什么材料的”。

对待毛主席、党中央的批评教育,王洪文、张春桥、江青、姚文元采取阳奉阴违的反革命两面派态度。当着毛主席的面,他们表示“按照主席的指示办”,背着毛主席,他们仍然抱成一团,继续搞他们的“四人帮”。他们不仅不作自我批评,毫无悔过之意,反而变本加厉,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终于背叛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堕落成为阴谋家、野心家的反党集团。王洪文、张春桥、江青、姚文元就是党内资产阶级的典型代表,是不肯改悔的正在走的走资派。他们中一些人的历史,也是极为可疑的。

有关王、张、江、姚反党集团的罪行材料,中央将陆续印发。

三,我们党同王、张、江、姚反党集团的斗争,是无产阶级同资产阶级、社会主义同资本主义、马克思主义同修正主义之间的你死我活的斗争。一九七五年五月三日,毛主席就指出:他们的问题,“上半年解决不了,下半年解决;今年解决不了,朋年解决,明年解决不了,后年解决。”以华国锋同志为首的党中央,继承毛主席的遗志,代表全党全军和全国各族人民的根本利益和共同愿望,采取果断措施,解决了这个重大问题,消除了党内一大祸害。这是毛主席关于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伟大理论的一次伟大实践,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伟大胜利,是毛泽东思想的伟大胜利。这对于我党今后坚持毛主席制定的党在社会主义整个历史阶段的基本路线和政策,对于反修防修,巩固我国的无产阶级专政,防止资本主义复辟,建设社会主义,都具有伟大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粉碎王、张、江、姚反党集团篡党夺权的阴谋,证明我们党不愧为毛主席亲自缔造、锻炼和培育的党,不愧为政治上成熟的马克思列宁主义政党,不愧为伟大的、光荣的。正确的党。王、张、江、姚反党集团人心丧尽,极为孤立,极为虚弱。他们妄图分裂我们党,只不过是痴心妄想。

中共中央号召,在这场关系到我党变不变修,国家变不变色的伟大斗争中,全党同志要最紧密地团结在以华国锋同志为首的党中央周围,同王、张、江、姚反党集团进行坚决的斗争,在斗争中提高阶级觉悟和路线斗争觉悟,提高识别真假马克思主义的能力,坚持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把毛主席开创的无产阶级革命事业进行到底。

四、在揭发和批判王、张、江、姚反党集团的斗争中,要注意政策。要坚定地相信群众的大多数。要切实执行毛主席的方针,“惩前毖后,治病救人”,“要扩大教育面,缩小打击面”,团结一切可能团结的人。对犯错误的人,要区别对待。它们中的大多数人,是受于“四人帮”的影响,说了错话,做了错事;又有极少数人是跟着“四人帮”干坏事,陷得很深的。要允许犯错误的同志改正错误,改了就好。不要揪住不放,不要纠缠历史的旧账,不要一棍子打死。中央热烈希望,跟随王、张、江、姚反党集团犯了错误。包括犯了严重错误的同志,尽快觉悟过来,同王、张、江、姚反党集团划清界限,揭发他们的罪行,转变自己的立场,回到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上来。

在斗争中,要巩固和发展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胜利成果。要坚持老、中、青三结合的原则,保护符合毛主席关于接班人五项条件的新生力量和社会主义大新生事物。要继续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要注意正确对待文化大革命,正确对待群众,正确对待自己。对那些态度不端正的同志,要进行教育。

五、反对王、张、江、姚反党集团的斗争,一律在党委一元化领导下进行。要提高革命警惕,严防国内外阶级敌人造谣惑众,破坏捣乱。对矛头指向伟大领袖毛主席和以华国锋同志为首的党中央的政治谣言,反动标语等,要坚决追查,打击制造者。对反革命,对打砸抢者,要实行镇压。要加强对人民群众的思想政治工作,采取有力的措施消除资产阶级派性。不准串连。不准成立任何形式的战斗队。

六、我们一定要继承毛主席的遗志,高举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伟大红旗,掀起学习马列著作和毛主席著作的新高潮,坚持党的基本路线,以阶级斗争为纲,反修防修,“抓革命、促生产、促工作、促战备”,“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关心群众生活,限制资产阶级法杈,努力把各个方面的工作做好,进一步发展大好形势,巩固我国的无产阶级专政,争取对人类作出较大的贡献。

此件发至县团级,传达到全体党员。有关王、张,江、姚反党集团的罪行材料,应妥送中央。传达后有何反映,望及时报告中央。

中共中央

一九七六年十月十八日


CCRADB